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芾的野史记

 
 
 

日志

 
 

要求讨论讲礼貌,就是胡锡进?  

2015-10-28 21:09: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求讨论讲礼貌,就是胡锡进?


因为前一段的女权风波,前南都主笔长平,作为真的女性男权者,出面写了一篇《养过女儿就知道,男人当然可以是女权主义者》


之前,我对媒体人长平的作为与遭遇,有着同情与敬意。看完此文,同情仍在,敬意荡然。


这篇文章,针对微博上发生的女权争论有多处评点。最离奇的一段,是针对我写过的《女权主义者需不需要讲礼貌》,长平老师点评曰:


有人不理解女权主义者为什么不懂礼貌,其实可以去看看胡锡进和网民的互动。胡锡进很少气急败坏,而网民总是在破口大骂。他越是要求网民客观理性,辩证地看问题,网民越是生气,用成串的脏话回应。《环球时报》只好发表文章说,看这国民素质,真要民主了,国家会乱成啥样?对了,前不久,它还教训了美国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说话不懂礼貌呢。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他是权力的一部分,是体制的既得利益者。他为什么要急得跳脚呢?


当我们得意于自己比女人理性,得意于发现了对方的逻辑错误,得意于发现对方“嫁不出去”,得意于粉丝无数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胡锡进老师。在胡锡进看来,《环球时报》的每一篇社论,都是在客观理性看中国政府,都抓住了对方的一些把柄,都能言之成理。他经常使用的招数,也是贬低对手是在海外混不下去云云。而且,它们都得到了成千上万人点赞。


重复一下,胡锡进等人这样做,跟他的见识、逻辑和智商都没有关系。如果把道德浅薄化,我们也会发现,很多“自干五”的立场跟道德也没有关系。他们总是为发现为体制辩护的新论据而兴奋。】


请原谅我,如果不使用逻辑和理性,我又怎能理解长平老师要说什么?我只好使用了从小习得的男权社会奉行的逻辑,分析了一下长平老师这段论述。我想他说的是:


胡锡进是权力的一部分,所以他面对弱势的网民,可以讲逻辑,可以讲礼貌——当你们要求女权主义者讲礼貌,你们也是男权的一部分,你们就是胡锡进。



也就是说,只要你“自认为”是在“反抗权力”,你随便怎么样都没关系,可以不讲理,也可以不讲礼,谁敢质疑你,谁就是胡锡进。


感谢长平老师,让我明白了那些指控我说嫁娶”“女博士是歧视女性,却天天到我微博下骂我装逼的女权主义者(什么的,不是更明显的污辱女性词汇吗),使用的是怎样一种去逻辑化的逻辑


我还是先来说说为什么要“讲礼貌”。因为我的前提是,这是一个需要讨论的问题。讨论问题如果不讲礼貌,就会掉入情绪化的陷阱,最后双方乱骂一通,有何益处?


这种乱战我们见得太多了,当年韩寒带着粉丝骂白烨,后来他又带着一大票人去骂赵丽华,后来又是方舟子与韩寒带着粉丝互骂,再来是郭敬明自带粉丝骂影评人。请告诉我,这些骂战,对相关问题的推进,有一丝一毫的推进否?有的话,是啥涅?


为什么在学术讨论或商榷时,大家都自觉地使用吾人”“我们”“笔者等语词?就是要将好象是两个人之间的讨论公开化,把对话限定在讨论而非骂架的范围内,否则,用骂架来占据报刊、会议等公共资源,就是一件不道德的事。


网络当然要求不那么严格,你要在上面吵架,谁也莫奈你何。可是,很多人还是不愿意将时间与精力虚耗在技术贫乏花样单调的骂架上。我想世界上没有另外一种社交媒体,会开发出微博那么多的挡架功能:屏蔽这条微博”“屏蔽这条微博的所有转发”“屏蔽这个人的所有微博。作为公共交流网媒的微博,戾气之深,可见一斑。


作为这样的微博的用户,要求评论者、对话者讲礼貌,否则拒绝跟你讨论,这有什么不对吗?需要拉到男权/女权的框架里去讨论吗?


当然,网上的女权主义者们不会这样想。我看见一位年轻的女网民说了一句:笑话!什么时候革命需要讲礼貌?


哦,你以为是讨论,TA们则认为是革命。自然,说到革命,有些定义我们都耳熟能详: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毛泽东《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毛泽东这段话,据说是针对当时的统治者将农民运动称为痞子运动而发——所以,这就跟长平老师的论述合流了:要求讲礼貌的,一定是统治阶级,是权力的一部分,是胡锡进。


我不知道,在革命的梦魇里挣扎了一个世纪的中国人,还有多少愿意认同这个逻辑?尽管,有权者和抗争者,都已经换了一拨人。


鲁迅有言: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华盖集·杂感》)手握《环球时报》的胡锡进,与愤怒的网民,谁是更强者,自不待言。而著文讨论女权运动的我,与一大批“青年女权行动派”,孰强孰弱,就算不易分辨,岂不可以用讨论来分高下,而要断然否定“讲礼貌”?难道,身为男性,真的是原罪,面对任何女性,都该任打任骂,天皇圣明兮臣罪当诛,才是真的男性女权者


长平老师也在教育自己的幼女,我不太相信他会直接教育她说:有男性发表言论,你觉得被冒犯,不必讲礼貌,扑上去撕咬就对了。


《约翰福音1822》里的这段话,我在微博上引过,现在再引一遍:


耶稣说了这话,旁边站着的一个差役,用手掌打他说,你这样回答大祭司吗?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要求讨论讲礼貌,就是胡锡进?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论世

__________________

杨|早

临文以敬,待人以诚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