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芾的野史记

 
 
 

日志

 
 

为什么要谈东亚  

2012-04-23 11:08:00|  分类: 随感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孙歌老师的进座总是那么让人愉快,即使在23度让人恹恹的午后。

         这次的题目来自她的新书《我们为什么要谈东亚》,那书的副题是“状况中的政治与历史”。不好意思,这书我还没看。但我大致能了解该著的旨趣,听了讲座后,就更清晰了些。

         “为什么要谈东亚”包含着多层意思,比如“什么是东亚”、“哪些人说过东亚,他们的东亚何指”、“东亚能怎么谈”,还有“为什么我们现在不谈东亚”。

都是大问题。不打算在这儿吃力不讨好地转述内容。年轻时候听讲座,吭哧吭哧猛记笔记,潜意识时觉得记下来的,才是自己的。其实记完就基本忘光,记忆里存留的,还是那银瓶乍破的一两句警言,或某个天听自我民听的提问。

         这场讲座我印象最深的,是孙歌老师谈到研究东亚的方法,“要在状况中研究,在结构中研究”。比如,中江兆民说了一句话,不能只这么说,要同时写明,这句话是在什么语境下说的,在当时引起了何种反响,或没有引起什么反响。

         我一向痛恨所谓思想史,全是在讨论“高端言论”,似乎某人(比如章太炎梁启超)说了一句话,就足以说明某种“近代思潮”,到底这句话是否触动社会的精神生活,有没有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中国的精神面相,或者干脆就是说了白说——以今例古,后一种的可能性非常大。

巨人们说了白说,当然也不甘心,会反复跟弟子讲,也会编入文集。他们影响大,弟子众多,这些话也就流传了下来,甚至也可以通过讲学刻书,二次传播。但这些,仍然不能证明这些话,对整个社会的精神有何种意义的改变。

因此,“状况中的研究”就非常的重要,借助这种研究,才能看清我们现在的想法、思潮乃至教育,何所从来。比如我向孙歌老师提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内地与香港的矛盾,与东亚各国间矛盾,有什么同构之处?

她的回答很简单:中国大陆人民被视为蝗虫,数目众多,活力十足,侵占各类“先进人口”的资源。这种认知,就是一种同构。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