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芾的野史记

 
 
 

日志

 
 

我为什么反感真维斯楼  

2011-05-31 10:11:00|  分类: 随感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为什么反感真维斯楼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刚满一百岁的清华大学整出个真维斯楼,舆论哗然。质疑无可避免,但我不赞成从“清华大楼该不该商业冠名”或“冠名过程有没有黑幕”的角度提问。事实上,对“真维斯楼”的反感是即时的,不需要知道任何信息的,没有经历思考过程的。扪心自问,你是不是这样?反正我是。

    我检讨自己为何对清华的真维斯楼产生如此即时的反感。首先可以肯定,我不是一个大学洁癖症的患者,或者嚷嚷“清华是中国人的清华”的“共产主义者”。清华大学如果为了保护教学与生活秩序(不是因为领导要来),不允许我随便进去看王国维纪念碑,我保证没什么意见。清华大学任何院系如果设立“真维斯奖学金”或“杜蕾斯讲座教授”,又通知我去领,我决不拒绝。

    那么真维斯楼为什么让我反感?有人说因为真维斯这个品牌不够高级。可是,我不认为我的反感是在歧视某个具体的品牌,如果这栋教学楼叫做“谷歌楼”或是“LV楼”,我的反感会减轻吗?我承认,会多少降低一点这件事的荒谬感,然而下细想来,反感依然存在。

    有人问,真维斯楼跟早已存世的贝公楼、博雅塔、逸夫图书馆,乃至哈佛大学,有何不同?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我们马上发现,以人名来冠名建筑或区域,引起的反感要小得多。真维斯楼的问题是不是出在“商业”上呢?

    关于命名的忌讳,必须说或者不准说,自古就存在着公私、强弱之争。那位著名的州官田登,如果只是在家中忌讳“登”音,不会引起任何訾议,之所以留下“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骂名,是因为田州官将这种忌讳推向公域,当然激起百姓的反感。

    古代能造成命名垄断的只有行政权力,而今又加上了商业强权。现在城市里大量的公交站名,都使用商业楼盘或地标建筑命名,试问该地域的原住户,或是非站名楼盘的居者,内心有没有那么一些反感与委屈呢?我相信有,只不过这种反感与委屈,根本激不起一丝死水微澜。反正你住的地方曾经叫做“向阳路”,曾经叫做“解放新村”,现在改名“罗马花园”又怎样?谁有权力谁命名,这不是某种潜公理吗?

    所以又有人说,清华大学是国立大学,擅自用命名形式进行商业广告,于理不合。这种说法可以争一争,但我估计争不出朵花儿来。在公权私权分别一塌糊涂的中国,连故宫都可以建会所,清华园搞座真维斯楼算个神马?

    原谅我不得不回到“大学的独立精神”这个看起来相当虚无的结论。没办法,如果长安街上有座真维斯雕像,长城上有座真维斯烽火台,我都只会觉得好笑,不会反感。大学里为什么不该有真维斯楼?我以为:大学,从那些站在木箱上的布道者开始,追求的就应该是自由开放的心灵。校园里不该有某种符号,隐喻着某种遮蔽与选择。

    一个人的名字,如哈佛,如逸夫,不会造成过于强烈的隐喻,一个奖学金或讲座的命名,也不会构成过于明显的冒犯,但政治塑像与商业广告就不同了,在校园里树起一座巨大的领导人塑像,与树起一块巨大的广告牌,效果是一样的,都喻示着这个场域,已经直接变作推销某种产品或理念的卖场,同时,与之相埒、同等层面的别样的选择,就被或多或少地摒挡在外。

    这里面有一条界线,虽然它暧昧难明模糊难辨,但从社会心理上说,它又的确存在。不然如何解释这种事不关己的反感?我一向不认为大学校园真的是象牙塔,完全可以不受政治权力与商业利益的浸染,但是这种浸染只能是低调与隐性的,不能高傲与喧嚣。

    举个例子,“五四”前夕,北京大学同时出现三种学生刊物:《新潮》、《国民》与《国故》。校长蔡元培予三种刊物均表示个人支持,但只允许《新潮》、《国故》在校内编辑,却不允许《国民》编辑部设在校内。究其因,是缘于前二者标明学术宗旨,而《国民》是学生救国会刊物,政治色彩鲜明。

    再举个例子,我们都知道汕头大学主要由香港富商李嘉诚投资,而李嘉诚的主要企业名号是“和记”。那么,汕头大学,李嘉诚大学,还是和记大学?哪一个名称会适合一所大学?哪一个名称不会遭到同行的讥笑与公众的反感?同样,厦门大学为什么不叫陈嘉庚大学或橡胶大学?

    真正聪明的政客与商家,其实明白这个道理,在不冒犯受众的前提下推销自己,远胜于急吼吼地把商标镌在一堵墙上。从这个角度看,有人说无论如何,真维斯赚到了。真的吗?它赚到的,也包括那些隐约飘忽潜伏日久的反感吗?

    在我的母校中山大学校史上,有一段很扬眉吐气的时光,那是1928年,北伐军一路向北,所到之处,著名大学纷纷改名,好象武昌大学改名第二中山大学,浙江大学改名第三中山大学,东南大学改名第四中山大学,河南大学改名第五中山大学……正当我们期待着北大改名第十三中山大学,清华改名第十八中山大学时,这种命名莫名其妙地停止了。

    大学自有其生长之道,哪怕教育部大学五道口分校也是如此,信不信随你。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