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芾的野史记

 
 
 

日志

 
 

孙见坤是一个句号  

2010-08-30 08:45:00|  分类: 随感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依我的观察,孙见坤事件,是一个句号。

偏才、怪才,囿于规则,无法进入心仪的大学学习。在中国不长的现代大学史上,这样的事有很多起,如果延展到科举时代,那就更多得罄竹难书。

反例也有,什么钱伟长、钱钟书、吴晗、臧克家,大家乐于传播这样的反例,正因其稀见。我读大学时,也颇有几个类似的传说,如某某教授声称:如果不招某位分数不及格的考生,我就不带研究生了!居然就招成了。

就算它们是真的,教授也不能像叫“狼来了”的孩子,年年发此宣言。面对体制,选择这种决绝姿态,犹如绑架一车人质要求一份退休金,虽然利弊轻重悬殊,体制为了面子,也多半不会妥协。

奇怪的是这次的舆情。一般而言,舆论总是支持个人与体制的抗争,尤其偏才怪才受到“一刀切”规则的限制之时。但这次,很多人认为比起照顾“天才”,规则更重要:如果给孙见坤开了方便之门,后面的条子生、面子生就挡不住了——这也是陕西省招生办的理由。也有很多人开始追问:孙见坤到底是不是国学天才?复旦大学有没有收到八教授联署的“请愿书”?等等。

乐观的人说:中国社会的规则意识越来越成熟,人们不再一味抨击高考制度僵化、落后,宁愿相信在现行体制中规则应当一以贯之,人人平等。

而我说:当招生办代替大学,核定一名考生的入学资格;当媒体与公众代替大学,品评一名考生的学习资质,我们还要大学做甚?中国还有可能实现大学自治乎?

“大学自治”不完全是体制问题,不是教育部一道命令就自治或不自治,它也维系于社会对大学的信心,公众是否相信大学具备并恪守自己的价值标准。

从这个意义上讲,孙见坤是不是国学天才,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今日舆情对大学的信任度,已然降到了冰点:什么八教授推荐,什么多次面试,什么已有成果,我们不相信!我们宁愿相信一个带病毒进行多年的考试制度,我们宁愿相信表面上的数字公平。

有人说:天才去哪里都是天才,自学都能成才。这句评论是否偏激且不说它,背后的含义是:我搞不懂你们那么复杂的运作,我不相信你们提供的解释,我宁愿耽误甚至牺牲一位潜在的学者,也不愿再容忍一次可能的作伪与不公。

大家知道,资源匹配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教育资源的分配就更是如此。因此大学教育引进中国之初,前辈们一面执行传统的考试制度,一面也执意“为天才预留空间”,藉以执两用中,而且不同的大学各订各法,各招各生,这才会有今天还让人津津乐道的诸般美谈。

我个人倒不见得多看好孙见坤的学术前程。但倘使复旦大学各相关系科教授的评断无法成为是否录取一名学生的充分依据,大学招生的自由会遭到社会如许的质疑,则大学自治,在可见的未来,都只是一句空话。

所以我说,倘说汪晖事件写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唐骏学历门是一个大大的叹号,禹晋永、张悟本、李一……构成了一连串的省略号,孙见坤就是一个句号。中国现代大学积百年之力形塑的象牙塔之梦,在学院自造的一次又一次信任危机冲击下,在公众自发的一次又一次的标点、记认中,彻底坍塌。

想起上世纪80年代的女神童田晓菲,据当年《儿童文学》记载,她被北京大学中文系破格录取,只在天津家里会见了两位面试者,回答了几个问题。三十年来,我没有见到关于此事的任何质疑,虽然同一时段,也有人写下那著名的诗句:我不相信。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