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芾的野史记

 
 
 

日志

 
 

生子记  

2010-05-22 17:21:00|  分类: 记事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夜被L叫醒。“我的羊水破了!”

這句話像鋼刃一樣將大腦核心部位的睡意剔得干干凈凈,引起的身體各部分反應好像——好像5·12地震那天。手腳在索討衣褲和襪子,甚至不忘架上眼鏡,神經裏卻有聲音喊:快走,來不及了!

衝下地庫,燃車,刷卡時手伸到極限才險險啟閘。心中告誡自己:別緊張,別犯錯。L想平躺下來,黑暗中卻怎麽也找不著調椅背的撥桿。我把車停在路旁,幫她放平座椅。

想快,又怕地不平硌人,這條熟悉的路從未如此讓人畏懼。一拐上京沈,賣糕的!這一個月都修夜路,從晚十一點直到晨六點。現在是凌晨一點半。

緊跟著大貨往前蹭,顧不上看L的臉色。衹聽她輕輕嘀咕:沒動靜了……我只是下意識地念叨:沒事的,快過了,快到了,沒事的。是否真的沒事,我也不敢說。

一剎那腦海裏想過最壞的結果。又迷信地想:最壞的都被我想到了,應該就不會發生了罷。

離預產期還有八天,本來約的是今天八點去做產前檢查,想著也許就此住院,還要住四五天才生。沒想到這小鬼如此驚風火扯地想出世。

以前夜裏開車,從來不敢超大貨,今夜也說不得,閃兩下大燈就過去了。深夜的朝陽婦兒醫院靜靜冷落,半絲兒看不出白天針插不進的盛況。

“甚麽都先別拿,直接上去。”

似乎是有些兆頭的。L剛在淘寶上買了一堆孕婦嬰兒用品,又早早地將住院的什物都放進一隻小拉桿箱。月前在淘寶上訂的一隻保溫桶,壞了個搭扣,催店主換,店主催廠商,催不動,店主很感人地從新保溫桶上拆了一個補發來,昨天下午剛剛送到。

急而又不敢急地隨電梯上五樓。值夜班的護士總是好整以暇。你跟她說:羊水破了!她擡眼一瞥L,說:“好面熟呀!”讓你在喫驚之餘又想是不是自己過於緊張。

L躺在床上做胎心監護。值班醫生跟我談話:羊水破了,又是臀位,要盡量白天手術,先安排你們觀察,今天是周六,要算急診手術的。又拿到幾頁“宣示”,上面詳細列明生產的各種危險,“你看一條就打一個勾”。

我簽了好些名字,又讓L簽了兩個。護士與我合力將L搬上推車,推到35床,又把L搬上去。從現在起她要一直平躺著,直到推進產房。

L提醒我:“給臍帶血打電話!”留臍帶血的聯係人當時聲明是廿四小時開機,打過去,自然睡眼惺松,但還是很敬業地交代了一定要帶血袋進產房。

混亂與忙碌叫了暫停。八人間,有五張床睡著孕婦,有一張床上還睡了一個孕婦一個老公。天氣熱了,進來時又開了會兒燈,就有人起來上廁所,順便去吹吹風。

L躺在床上,輸消炎藥和輸氧。我坐在床前。偶爾低聲地交談。L突然想起:窗外不就是傳說中周六凌晨三點的潘家園嗎?

傳說這裏從三點開始,各地運舊書的貨卡就駛進市場,攤販與狂熱愛好者打著手電,在舊書堆裏爭搶,議價,帶著一肚皮的快意或失望等待黎明。

已經三點半了,潘家園杳無聲息,衹有停車場門口有些人在走動,交談。從病房的窗口可以看到整個雜貨區與石雕區,但都靜靜地。。會不會傳說的場景在市場的另一頭?L猜測。我側耳聽,但甚麽都聽不見。

頭有些暈,用手撐在床邊,時不時閉一下眼睛。L倒很精神,就是“肚子痛”。

四點過,外面人聲鼎沸起來,一輛輛板車往裏走,還有扛著大件小件的。

五點,對面的孕婦醒了,走過來詳細詢問。“預產期比我還晚呀,我是28日!我也是臀位,剛查出來的,立馬就讓我住院……我昨天要求剖,她不幹……這裏真好笑,我生老大的時候,北京婦產,36周就剖了,這個地方!要我周一剖……”她的普通話有南京口音,我覺得。

我們都猜要八點才能做手術,L想到還要躺兩個半小時就很氣沮,而且也疑惑:“羊水可以這樣一直流嗎?”幸好快六點有大夫來,準備吧,準備好了就剖。

準備的時候,她們把另一張床上的家屬(這裏的稱呼很部隊)趕了出去。

L給媽媽打了個電話。我怕她出來就沒力氣說話了。

六點半進去。我以爲可以去收拾東西,不行,要等在產房口,簽文件,備咨詢。很悶,頗有幾個人,衹有兩把椅子。衹好一直轉悠,偶爾看看手機書。一位老太太,用難懂的膠東話問我甚麽,聽了五六遍才明白,她問的是打了麻藥是不是就不疼了。

七點零八分。“凌云嵐家屬!”趨前,護士面無表情而還算柔和地說:“是男孩,挺好的”,就問:打疫苗,進口的還是國產的?簽字,你自己的名字,這裏簽“L之子”。

我問她:多重,幾點生的。沒有回答。

過了十分鐘,小鬼抱出來了,不是很皺,眼睛睜不開的樣子。腕上系了紙帶,上面標著出生時間7點05分,體重3260克。

把他送下去。過一陣,又上來接大人。差了一層樓,托付給同房的人看著,心裏有一點莫名的惴惴。

L送下來,把小鬼移到她枕頭邊。她疲憊而滿足地看了看他,不知道心裏做何感想。

五月初,因爲B超診斷“胎兒偏小”,L在這裏住了一周,每天吸氧聽胎心輸三大瓶液。對床的糖尿病孕婦教她測性別:用針插入鉛筆上端,針眼上拴一根孕婦頭髮,拎著頭髮懸在孕婦右腕脈上方,鉛筆擺圓圈,生女;來回擺,生男。L測了兩回,都是來回擺。

“對床的如果知道我生了個男的,一定會很得意。”L也像小鬼一樣,閉上了眼。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