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芾的野史记

 
 
 

日志

 
 

失信之痛——“回眸2010”之四  

2010-12-31 18:08:00|  分类: 晒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年,《蜗居》对接上了《蚁族》。蜗蚁,成为解读中国的一个入口。

从表面上看,“蚁族”与古已有之、于今不绝的“北漂”、“上漂”相似度很高,低收入、出租屋、聚居点、拥挤的公交、无结果的感情、平安电话里的谎言……将“蚁族”视为一种80后群体自恋或传媒的逐异命名,似乎也未尝没有道理。

失信之痛——“回眸2010”之四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外省青年来到大城市追寻梦想,一次机会来自十载苦等,一人成功基于万人失落,本是所有都市社会的更新模式,科层体制的活力源泉。他们现在是底层与边缘,但通往上流与主流的路是畅通的,只要你有能力、肯学习、够勤奋——这是主流意识形态给予的承诺,也是维持稳定有序的社会水泥。

“蚁族”的特别,或许在于它是一种群体的“被边缘”,而且蚁族面临的是“结构性”的边缘处境。他们的生成,来源于“教育产业化”生发的大学扩招,来源于城乡差别的无限制扩大而非社会主义理想的逐渐消灭,来源于“知识改变命运”的成功学鼓吹,还来源于中国大多数家庭资源畸形集中“千顷地一棵苗”的教养方式。而他们遭遇的,是吸纳能力远低于欲望增长的城区扩张、都市扩容与中产阶级扩军。

对于“蚁族”而言,“逃离北上广”根本不是一个选项。回去干什么呢?父母都已下岗,而且一生的希望都在自己身上。人脉资源有限,而且所学更无用场。当年,他们借助网络将视野扩大到故乡之外,他们借助高考将自己迁移到了梦想的别处,他们来过,见过,爱过,岂能就此罢手,黯淡收场?

幸或是不幸,今日的边缘青年,已很难将个人之痛与家国之恨融为一体,借助时代的呼声来寄托内心疯长的渴望。资本社会有效地瓦解了颠覆性的思想资源,代之以个体奋斗的成功询唤。因此,似乎看不到“蚁族”会成为动荡之源的迹象,他们的命运也被旁观者与当局系于许多细枝末节的调整与改进之上,如建立公租房,美化社区,提供就业咨询。这使得他们的处境,似乎比前辈们更加前景灰暗。

有人说,“蚁族”的生活并不像许多人想象的那么悲情。左宗棠与毛泽东年轻时都被赞许为“身无半亩,心忧天下”,蚁族忧不忧国不好讲,心怀天下是肯定的,天下就在出租屋或网吧里的十余寸的屏幕里。比特世界里的居民,比人类历史上任何时候都容易找到虚拟的满足,与短暂的快乐。这里有一个简单的因果链:只要魔兽不停服,贾君鹏就不用回家吃饭,谁喊也没用。当“中国工人”被评为《时代周刊》年度风云人物时,蚁族也在世界图景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他们也可以改变世界。

可惜,当富士康的N连跳、佛山的罢工潮连续袭来,当“我爸是李刚”从大言变成实事,当上海胶州路的大火吞噬老少五十八条生命,我们才发现:对这世界的想象,或许还是太傻太天真,月亮背面,有我们梦想难及的残酷与黑暗。生活之残忍,在于希望的断绝。世界杯,《老男孩》,《春天里》,只是这残忍生活中的廉价麻醉品。

当农民、农民工与他们的后代,还走不进这貌似繁华的都市,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已在盘算着改换与撤离。穷人对未来没有信心,因为“进不来”也“回不去”,富人对未来没有信心,所以“留不下”也“跑得快”。

在中国谁会过得快乐,安全,信心十足?我问出这句话,自己都吓了一跳。

这一刻,我突然希望自己是于丹的信徒,是李一的信徒,是盛世之中的又一个小林,又一个贫嘴张大民。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