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芾的野史记

 
 
 

日志

 
 

陈凯歌与他的时代——《赵氏孤儿》叙事分析(三)  

2010-11-25 07:5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凯歌与他的时代——《赵氏孤儿》叙事分析(三)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有朋友评《赵氏孤儿》是“二流时代的一流电影”。陈凯歌被人称为住在“象牙塔里”,他自己说“更看重的是你在这个行业里做一点有担当的事”。

他的对手,不是电影,而是时代。

陈凯歌自称不介意与张艺谋比较,事实上总会有人比较二者。他们俩或许都不太愿意再提“第五代”,但时代就是时代,“一个人走不出他的时代,犹如走不出他的皮肤”。

那个时代思想成型的人,正如北岛的“我不相信”,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怀疑传统,怀疑净化后的道德叙事,已经到了条件反射的偏执地步。然而他们仍然迷恋宏大叙事,迷恋崇高追求,无法真正达成精神的世俗化与平面化。你不要以为我只是在说陈凯歌,张艺谋,甚至冯小刚,何尝不是如此?只是表现形式各有不同。

包括这一代导演执着地拍摄历史,一方面,作品里充溢着对历史既有叙事的怀疑,布满了“个人”与“人性”带出的气泡与裂隙;另一方面,改写历史的冲动本身,就反映出对历史叙事的迷恋,尤其是借历史叙事映照当下现实的乐此不疲。他们是历史之子,历史是他们的梦魇。

透过《赵氏孤儿》,我看见两个关键词,一是“怀疑”,一是“犹豫”。怀疑是因为不相信忠义的天然存在与牢不可破,也不相信善恶的生来注定和因果循环。程婴身上,一开始就充满着对忠烈行径的厌倦与排斥,如果韩厥硬要留下赵氏孤儿,他想必不会以死相拼;如果妻子交出去的是赵氏孤儿,他或许摇头叹息后另想他途。他自己说,是公孙的死,让他下定了复仇的决心。

然而,在让程婴踏上复仇之途后,陈凯歌又犹豫了。他似乎不知道该让程婴最终落脚何处,他将如何面对这个仇人,他将如何争夺孤儿的心,葛优的表演并没有呈现任何的变化,投身屠门之后,程婴却失去了冥想报仇、绘制血图时的凌厉,自觉地将“父”的位置拱手让给屠岸贾,自己承担了保姆的职责。经典叙事中如何实施仇恨教育的纰漏,电影中并没有弥补。或许陈凯歌想表达程婴对孤儿的爱,已经超过了仇恨的份量?因此他宁可不报仇,也不愿孤儿受到屠岸贾的伤害?他如果满意于屠岸贾战死沙场,因而不肯将灵药给孤儿,那么多年中为何他不亲自下手?后半部电影中,程婴的表现十分摇摆,反而是蒙在鼓里的屠岸贾,越来越让孤儿与观众喜爱。

在我看来,这种犹豫源自陈凯歌内心,他没办法在“人性”、“父爱”与“复仇”这些大概念中选定一个主攻。经历过八十年代思想洗礼,第五代对于忠孝节义或快意恩仇早已免疫,但让他们彻底沉入黑暗又于心不甘。他们知道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无奇不有,值得尊重,然而个人情感在面对家国大业时该当如何,人心惟危与道心惟微如何共处,他们已没了当年掉头不顾的信心。

是的,《赵氏孤儿》缺乏信心,《英雄》缺乏信心,《孔子》也缺乏信心,就连《集结号》,安全地避开了意识形态,也在“被时代绑架的个人”面前胆战心惊。乱世与安居乐业,忠诚与倾心恋慕,这些矛盾的处理,反不及看上去性格最压抑的李安,在《色,戒》里来得通透痛快,不遗余力。这种摇摆犹疑,虽然与导演个人与电影行业的发展方面关系密切,却也生长于二十年来的中国社会现实。

因此,《赵氏孤儿》与它所处的时代一样,少了一份坚定,也少了一份从容。陈凯歌走到今天,技术层面的讨论已意义不大,这样一个没有定见的时代,带来这样一部没有坚信的电影,这不是你的错,错的是时代。

  评论这张
 
阅读(172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