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芾的野史记

 
 
 

日志

 
 

程婴图什么?——《赵氏孤儿》叙事分析(二)  

2010-11-23 23:10:00|  分类: 游目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程婴图什么?——《赵氏孤儿》叙事分析(二)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我觉得,孤儿被工具化,孤儿这个角色被牺牲掉,是因为陈凯歌的心思不在孤儿身上,他记挂着程婴那头儿呢。
    经典叙事里,程婴除了“忠义”二字真没别的,而且很苦,比王佐断臂还苦,丧子之后一个人把孤儿带大。谭嗣同在梁启超劝其出逃时说“程婴、杵臼,与君分任之”,暗含的意思就是:你比我难多了,我一死了之,你还得苦撑待变。所以程婴是一个不够壮烈、常人难以效仿的英雄。

在纪君祥的杂剧《赵氏孤儿》中,程婴献子,有伟大的动机:“一者报赵驸马平日优待之恩,二者要救普国小儿之命”,而且他做好了与子偕亡的准备:“等老宰辅告首与屠岸贾去,只说程婴藏着孤儿。把俺父子二人,一处身死。”程婴只打算慷慨一死,抚孤使命是被迫接受的,投身屠门,让孩子认贼作父,也是情势所迫,出于屠岸贾的要求:“程婴,你是我心腹之人,不如只在我家中做个门客,抬举你那孩儿成人长大,在你跟前习文,送在我跟前演武。我也年近五旬,尚无子嗣,就将你的孩儿与我做个义儿。”

等到赵氏孤儿杀了屠岸贾,忠义的程婴转觉凄凉:“小主人,你今日报了冤仇,复了本姓,则可怜老汉一家儿皆无所靠也!”只是戏已到了尾声,赵氏孤儿安慰了几句,便已收场——这一转很像《儒林外史》中王玉辉逼女儿殉夫后的热泪滚滚。

经典叙事本身是自洽的,只是程婴在其中仍然不免是一个穿插于庄姬、公孙杵臼、屠岸贾、赵氏孤儿之间的工具,他的功能只是保护孤儿与保存记忆,一旦将记忆交于孤儿,就没他什么事了。陈凯歌明显不满足程婴被写成这样,他试图改编的重点,就在程婴身上。

陈凯歌不愿意将程婴写成一个英雄,他要把程婴还原成一个凡人——这其实就是现代人的多疑,他不愿意相信一个人可以什么都不为,就奉献出自己的儿子、尊严与岁月。赵家的恩惠、庄姬的重托,还有公孙的牺牲,似乎都不够,还得穿插着对屠岸贾的误会与轻信,才让程婴最终半主动半被迫地开启了赵氏孤儿的复仇之路。

我想,陈凯歌是想重新刻划程婴的心路历程。程婴相信屠岸贾不会杀赵氏孤儿,才将自己的儿子送到他手中。在之后的岁月中,程婴一定有无数次的悔恨与自责,这也成了他复仇的动力——可是,程婴其实没有改变整个事件的能量,他有机会出卖赵氏孤儿,但他不能这么做,否则故事就不成立了;如果按陈凯歌的叙事,只要程婴不出卖赵氏孤儿,他就无可选择,要么两个孩子甚至一百个孩子都死,要么死其中一个,既然他不能出卖赵氏孤儿,就只能出卖自己的孩子。

看到了吗?理性地来考虑,程婴会放弃自己的孩子,而且必须主动放弃。因为放不放弃,自己的儿子都要死。主动地告发,让自己的儿子替死,反而可以留下赵氏孤儿,又能取得屠岸贾的信任,增大复仇的机会。这个选择很难,但这是唯一的理性选择。

因此,经典叙事有他的道理,这里不是漏洞。不是漏洞又要去改,就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影响后面的叙事。

程婴的复仇动机不是问题,妻死子亡,此仇不报宁为人乎?但他主动投入屠府,让孤儿认屠岸贾为义父,如意算盘是“让他们相亲相爱,再把孩子带到他面前,告诉他孩子是谁,我是谁”,难道他完全没有考虑到:孩子在屠府教养,他又不能明确实施仇恨教育,孩子将来反水的可能性有多大?

程婴很快就陷入了与屠岸贾的“孤儿争夺战”。相比于屠岸贾明确的、有力的、而且无私心杂念的教育,程婴几乎谈不上对孩子任何有意识的改造。他只是一味地要求孩子保守秘密,然后请他吃顿面。他真的像个母亲一般,跑前跑后,容不得孩子片刻离身,甚至差点与屠岸贾翻脸。

程婴选择这种方式养育赵氏孤儿,代价何其大,好处又何其小,他是图什么呢?

陈凯歌有些刻意地模糊了电影叙事的时代,也模糊了善恶绝对对立的主题。赵家一开场的表现便十分跋扈,反而是屠岸贾忍气吞声,后来也没有真的屠杀婴儿,他甚至没有其他明显的恶迹。赵屠之争,完全可以被解读为无善无恶的权力斗争。而程婴除了给庄姬诊脉,也并没有主人属下的关系。这样,程婴日后的所作所为,为赵家复仇的成分极少,主要是为了他自己。

或许是不忿屠岸贾的欺骗?或许是心伤妻儿的惨死?程婴的目标是要让屠岸贾“生不如死”,这就要让他先在赵氏孤儿身上投入感情,再用孤儿背叛来刺伤屠岸贾——他甚至不求置屠岸贾于死地,他只要屠岸贾体会他当日的悲凉。

也许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程婴选择了如此行险的复仇方式。他必须让孤儿接近屠岸贾,得到屠的宠爱,但又要让孤儿一听完他讲述历史,就能背叛爱他若子的屠岸贾——在现代语境中,这其实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赵氏孤儿不是成为杨康,就是成为乔峰,才合乎人性。

为了成全程婴的夙愿,陈凯歌牺牲了本可以形象丰富得多的赵氏孤儿,放任他做了一个复仇的符号。他从小依违在屠“父”程“母”之间的铺垫,他从义父那里听到的“无敌”的道理,到结局时全部落空,只是变成了从未握剑的程婴手中的复仇之剑。

  评论这张
 
阅读(55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