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芾的野史记

 
 
 

日志

 
 

孤儿复仇记——《赵氏孤儿》叙事分析(一)  

2010-11-22 15:1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氏孤儿”是那种经典叙事,从《左传》、《史记》再到纪君祥《冤报冤赵氏孤儿》。陈凯歌电影《赵氏孤儿》是对经典叙事的重述。

一般来说,如果一个人打算重述经典叙事,原因不外有二:一,对经典叙事的整体或某些环节不满,希望通过重述来补正之;二,他自己有话要说,借助经典叙事来传达之。

前者是女娲补天,后者是借尸还魂。前者大抵指向与原典近似,就是想把故事说得更圆;后者则多数颠覆原典,犹如金圣叹评施耐庵:只是要讲出“自家许多锦心绣口”。

陈凯歌两件事都干了。

他说:“第一个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在什么情况下他才能够舍弃自己的孩子?第二个问题就是孩子救下来,拿这孩子干嘛?”

这两个问题都是现代人的问题。请原谅父权当道的古代社会,那时“子”是“父”的附属品,父让子死,子不得不死,亦非独中国为然,亚伯拉罕遵上帝之命,要将幼子献祭,也是说做就做;斯巴达的婴儿一出生就被酒精擦拭,哭声稍不洪亮,就被判定为不能成为勇敢的战士,扔到山谷里喂鹰。程婴把儿子献出去替代小主人,乃是天经地义,跟老婆商量是情分,不商量,你还不是只能暗自垂泪。

陈凯歌明显不愿意让古代情境来化解这个问题,你看影片年代模糊,除了一句“晋国英雄”,没有任何时代背景说明,分明是想讲成一个普世的故事。

“赵氏孤儿”经典叙事最大的叙事模糊点是在“复仇”主题上。经典叙事中的孤儿,一般都被当作复仇工具使用,所以显得很弱智。这个改名叫“程勃”的孤儿,被屠岸贾收为义子,改名“屠成”,长大成人后,一听程婴说明情况,立即反水,杀起义父全家来眼都不眨。事实被赐名“赵武”,同样没有任何不良排异反应——身份认同就那么容易转换么?

同样弱智的孤儿后来还有一个双枪陆文龙,四狼主那么巴心巴肝地对他,眼看着金国的江山就是他的,被断臂的苦人儿王佐这么一忽悠,乳娘一旁证,立即倒反金营。

这么硬搬硬扛的情节,《赵氏孤儿》还号称“东方《哈姆雷特》”,两者的人性深度挖掘差得太远了。

所以到了现代作家手里,复仇的主体就不那么坚决,甚至破反教条。大家熟悉的,如杨康与乔峰。杨康对完颜洪烈的爱是发自内心的,甚至可以舍命相救。有人说杨康爱大金而郭靖爱大宋,是因为两位的妈教育方法不同。我认为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孩子的心灵敏感程度不同。杨康的气质要哈姆雷特得多。

乔峰就不说了。读者是汉族,觉得他宁死不攻宋朝是多么的知恩图报。要是反过来,陆文龙宁死不叛金兀术呢?准骂他是小汉奸。其实王安石说得好:“汉恩自浅胡自深”,凭什么就把自个儿当中原人啊?

同样,赵氏孤儿也一定会碰到这个问题。三百多口的灭门血案只是一个遥远的传说,程婴又不可能天天对他进行仇恨教育(要是如史传所写,在山洞养大,倒是可能),一旦对他而言意味着父亲与母亲的屠岸贾/程婴决裂成对立的双方,他该何去何从?

这种身份与感情的撕裂,是悲剧的主要母题之一。哈姆雷特也好,罗密欧茱丽叶也罢,悲剧性都源于此。《赵氏孤儿》当然处理了这个问题,但是处理得很生硬:前一场孤儿还为了救屠岸贾,硬逼着程婴拿药,甚至以自己的生死相威胁,后一场也不知怎么被程婴说服了,直接就提剑奔屠岸贾而去。演员的表演缺乏说服力是一个原因,问题是这个角色到这儿本身被工具化,变成了程屠斗法的一枚棋子,谁来演都说服不了观众。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