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芾的野史记

 
 
 

日志

 
 

《五院三味》的开头  

2010-11-12 23:30:00|  分类: 记事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是北京大学中文系一百周年。系庆除了在10月23日搞了个大啪屉外,还出了一套书,《我们的青春》《我们的诗文》《我们的五院》《我们的师友》之类,一共六本。

话说之前也有向我约稿,我还真打算写点什么,献个礼。但写了个开头就写不下去了。原因大概一是太忙,焦心;二是没在北大中文系读本科,生活不够绚烂决绝;三是毕业时间太短,还没回过味儿来。

今年翻出开头来看一眼,舍不得扔,姑且放在这里,以为纪念。

 

《五院三味》

 

在北大七年,年年都有亲友来看燕园,照例我来导游,图书馆之后,未名湖之前,总是来到静园草坪,照例是手一挥:“当年燕京大学的女生宿舍!”又一指五院:“冰心那时就住这里!”

来人哦哦连声,眼里多半放出光来。我则像个职业导游似的,留给游客感慨怀想的片刻,自己则带些厌倦似的盯着草坪上的闲人,他们或坐或站,喁喁对话,或持卷默读,有时也围成一圈,讨论着什么。

这种时候岁月显得恬静,阳光下的五院也就似乎永恒。事实上有一年中文系装修,办公室教研室都搬到了心理学楼,连我的硕士论文开题、博士面试也是在心理学楼上举行,现在想起来还怪怪的。那会儿要去系里办点事,从46楼研究生宿舍经学五食堂、校医院往北,到了二体,总是忘了往东去心理学楼,还是习惯地往北,等走到五院门口,才想起来,哦!恋恋地转头。

听说中文系要搬的消息,也没有如少年般善感多愁,只是心里硌了一下。来游的亲友总会在五院前留影,或许为了冰心,或许为了中文系。不知道五院新的用途为何,于陌生的访客,或许仍有怀旧的意味,我则再难找回那种厌倦似的亲切。

 

五院内外的第一堂课

 

1997年,我外语差了五分,没能进入北大中文系研究生复试,却制造了一个很悲情的场景。五一长假的第二天上午,研究生复试在五院内进行,我则在外面的草坪上徘徊。

当时主要在思考一个问题:还要不要再考?如果就此放弃考研,这个近在咫尺的五院,会不会成为我一生的伤心之地,甚至在将来的岁月里,一提起“北大中文”四个字,就会有泛酸的挫败感?

那天下午见到了贺桂梅师姐。她给了我很特殊的安慰。她说:“很多人都觉得进入北大,自己会有一个质的飞跃。很多人最后进了北大,但都很失望。你也要有这个心理准备。”

她这句话反而坚定了我来年再考的决心。你走不进去的神话,就会永远是一个神话。有意思的地方在于,我还没有走进这个神话,就一门心思想着要“打破神话”。

1998年我进了北大中文系。由于新生太多,迎新仪式在勺园七号楼多功能厅举行。真正走进五院去上第一堂课,却万没想到是“汉字数字化研究”。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