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芾的野史记

 
 
 

日志

 
 

《阿凡达》是一帖解毒剂  

2010-01-18 10:46:00|  分类: 游目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周前,一档影评节目中,我与文化记者何东一道,逼着现场唯一看过《阿凡达》的科幻作家严蓬回答:知识分子有什么理由要去看这部科幻大片?——因为严蓬的说法是:任何人都必须去看《阿凡达》,还得是3D版的。

十二年前,我在广州与众多朋友讨论《泰坦尼克号》。当时戏撰《反泰坦尼克》一文:在冰冷海水里海誓山盟之后,杰克与萝丝都被救起,并喜结连理,不过很快萝丝就发现,他们的爱情只能是封闭空间(船上)、封闭时间(三天)中保鲜的瞬间情感,与作为社会制度的婚姻了不相干,平庸的争吵生活与难忘的沉船记忆频频冲突——就像两人十年后再次合作的《革命之路》描写的那样,也正如后来戴锦华老师上电影课时的笑谈:开篇萝丝家照片中的甜蜜记忆,那用不羁的杰克生命换来的幸福生活,大房子,小马驹,几个儿女,正是最BORING的中产阶级生活。

十二年过去了,与我志同于鄙薄《泰坦尼克》者相继庸俗,我从他乡重返羊城,在农林下路看了3D版的《阿凡达》。此时,连两周前对《阿凡达》甚表怀疑的何东先生,也用博文表明了他的输诚。“卡梅隆”三字于我而言,已不可同日而语。今天再道其人其作,我会说:《阿凡达》是中国电影的一帖解毒剂。

他们说:西方观众从《阿凡达》中读出了伊拉克战争的隐喻,而中国人津津乐道于卡梅隆镜头下的“野蛮拆迁”,或是又把贾君鹏从妈妈身边喊了回来的《魔兽世界》。要让我说,这些说法都是借题发挥,而《阿凡达》并非合适的对象。

卡梅隆的偶像是卢卡斯。这一脉的导演,都是有立场没思想的技术流。《阿凡达》的故事极其简单,简单到无惧剧透的地步。人们从这面魔镜里照见印第安人,照见澳洲土著,照见非洲殖民,照见石油战争,照见暴力抗法,是因为它使用了一个“元故事”,在任何地区、任何时代都在上演与流传。不用去历史书里寻找同类项,普洛普的民间故事模式里,就已经有了“压迫/抗争/英雄/神灵/弱胜强”的所有元素。

在已经存在情节模式如出一辙的《与狼共舞》、《风中奇缘》之后,为什么我们还要去看《阿凡达》?因为重要的不是故事,而是故事的讲述方式。卡梅隆值得我们用票房与赞誉致敬之处,在于他提供了影史上前无古人的观影体验。

回看我们当年对《泰坦尼克》的鄙夷,多少有些苛刻。我仍然不喜欢杰克与萝丝的倾船之恋,但应该承认,与《阿凡达》一样,卡梅隆从未在他不擅长的思想批判领域浪费力气,他只是全神贯注于他的长项:宏大构思,精微细节,一个完整的想象世界,无论它浮在大西洋上,还是降落在潘多拉星。

再回到篇首的问题。严蓬认为所有人都必须去看《阿凡达》,是因为他坚信每个人都有探索未知世界的好奇,如果一部电影就能向你提供一个闻所未闻的天地,你有什么理由错过这次机会?而“知识分子有什么理由去看”的提问,潜台词是“我们能从这部影片里找到什么意义?”

所以《阿凡达》引出的问题其实是:想象能不能独立构成吸引?它是否一定要附丽于明星、表演、故事、流行语、风尚、思想、时政,这些林林总总的元素,才具备受欢迎的合法性?

《阿凡达》给出了答案。论及上述元素,它没有任何一方面有所突破,有所超越,它只盯准了一件事,并且做得几近完美,那就是:将想象转化成图像。至于剥离了想象的故事内核,前辈花样男贾宝玉说得好:编新不如述旧。

并不是说“只有想象”,好莱坞工业的体制运作保证了剧情、台词、表演不过不失,这些问题在上个世纪就解决了。接下来就是卡梅隆在工业体制的掩护下强攻“技术与想象”,一旦爆破成功,即使这次不能在奥斯卡颁奖礼上狂喊,卡梅隆也完全有资格重复他的名言:“Iam the king of the world(我是世界之王)!”

如我所料,《阿凡达》一出,中国电影人又集体陷入苦苦思索:咱们跟好莱坞咋这么大差距呢?照我看,技术、投资、营销,都不是最关键的所在。各位中国同学的问题就在于“一只狗追N只兔”,拢共一百分钟的影片,你又要讲反战,又要讲爱情,还有父子伦理,还有兄弟情义,还有爱国主义,还要兼顾人性深渊、时尚元素、明星人气,你是导演,又不是哪吒!

《阿凡达》确乎可以当作投向中国电影热汤的一帖解毒剂。各位导演同学不妨比比人家,想想自己。张艺谋同学可以想想为啥这么高地位了还要拍小品电影挣快钱;陈凯歌同学可以想想为啥《无极》不能提供一个让人患现实忧郁症的虚幻世界;田壮壮同学何平同学可以想想一部电影里要不要揉那么多层的隐喻与反思,非跟现实拧着来;陆川同学可以想想《南京!南京!》是否一定要正面强攻历史,没那么大头何必戴那么大的帽子……冯小刚同学什么都不用想,你好好鼓捣IMAX+3D版的《唐山大地震》,倒要看看你牵出来的,是骡子还是马。

转头再看把从《飞屋环游记》、《第九区》到《阿凡达》都往“拆迁”上拉的现实派,真是由衷地感到悲凉。电影是让人释放焦虑的梦工场,但它造出的梦境,释放的大抵是抽象的焦虑。把影片转化成影射,要借人山人海的娱乐事件说出锥心刺骨的时事之痛,真是言论界的“中国式穿越”。这种解读方式当然是一种自由,有时甚至是一种必须。可是,对影片的现实化解读,好莱坞无所谓,于中国电影却有可能杯弓蛇影。你看这些年,影片总被加以现实化的解读,而离现实却越来越远,也越来越不像一个梦,只是一堆梦呓。电影不能止于电影,而总是变成一个“国家话题”——你非说这是好事,我也没有办法。

 

听说,《阿凡达》已于昨天成为中国影史票房第一大片,各媒体奉命冷处理,无所表示。

  评论这张
 
阅读(65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