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芾的野史记

 
 
 

日志

 
 

蒙东行记(一)·且拾砖瓦  

2009-08-21 21:58:28|  分类: 在路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LYL

 

很难跟人解释,第一次去内蒙,最激动的时刻不是看到草原、牛羊、骑马或住蒙古包,而是在废墟上拣拾砖瓦。

问了几个过路的牧民,都肯定地告诉我们,眼前就是金国的四郎城,而我们能看到的只有并不茂盛的草地,一小片白桦林,林中散放着一群奶牛。

蒙东行记(一)·且拾砖瓦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下午,光影中的金四郎城。

 

蒙东行记(一)·且拾砖瓦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这里早变了划地为界的牧场。

 

头顶的太阳轰轰烈烈,草原上干燥的风吹过,林子显得格外荫凉。走到林前的小土丘上看,才发现林子的四周,散布着清晰的土城墙遗址,大约半人到一人来高,时断时续,在平原上围出明确的城市范围。

蒙东行记(一)·且拾砖瓦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下到“城中”,地表已经没有任何建筑遗迹,但随处可见散碎瓦砾,在一头奶牛(后来大家公认它是牛中咪霸)高亢不停歇的伴奏中,我们开始对身份不明的“石块”进行鉴定:瓦的人工的痕迹相当明显——最普通的瓦背面也带布面纹;砖难以辨认些,不过偶尔也能碰见比较大块的,表面平整带棱角,与天然石块相异。这些灰蒙蒙的东西,算算都有几百年的历史。

蒙东行记(一)·且拾砖瓦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这头叫个不歇的牛中咪霸,后来又跑来,企图斗斗我们的座驾。还留下了一大滩口水。

 

蒙东行记(一)·且拾砖瓦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朴素的布面瓦纹,我们像熊掰苞米一样一边捡一边扔,最后留了三两块带回来。

 

在树林中捡起枯干了的树枝,拨弄着地上的大小石块,阳光从叶子间隙洒落,牛偶尔不叫的时候,四周寂静无声,听得到自己踩在草叶上的脚步,很想知道脚下曾是谁家的庭院。从树林出来,四围残留的城墙历历在目,墙边砖瓦的碎片愈加多,人在城墙上走,背后有碧蓝的天。

蒙东行记(一)·且拾砖瓦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蒙东行记(一)·且拾砖瓦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这样的风不知道还要再刮上几百年,眼前的四郎城才会一点点消逝。

和金四郎城一样,随后去寻找的元上都、辽上京、辽祖州城……,都变得相当亲切,因为曾经在那里地土地上行走,且切实地触碰到它们。

蒙东行记(一)·且拾砖瓦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这儿曾是忽必烈的城。

 

蒙东行记(一)·且拾砖瓦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日已西斜,我们是当天最后一批游客。

 

七百多年前,马可·波罗来到蒙古草原,他遇见的是元上都:“终抵一城,名曰上都,现在位大汗所建也。内有大理石宫殿,甚美!其房舍皆涂金,绘种种鸟兽花木,工巧之极,技术之佳,见之足以娱人心目”。

也许是草原上的民族太过剽悍,所有这样曾经辉煌的城池都只剩下断壁颓垣,每到一处,捡一两块碎片,偶然能碰上带黑釉或绿釉的,又是一阵惊喜。

历史是这样一点点拼合起来,辽、元与金的金戈铁马和盛世繁华,终于越来越近。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