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芾的野史记

 
 
 

日志

 
 

(转)新春一声雷:戏剧与方言  

2009-01-07 16:4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皇后娘娘的柿饼子~所谓“民间想象”

 

纳兰妙殊

 

1、前日读蒋星煜先生的书《以戏代药》(该书初版于1980年),某篇记录一段河南曲子《关公辞曹》:
曹操(唱):
在曹营我待你哪样不好?
顿顿饭四个碟两个火烧。
绿豆面拌疙瘩你嫌不好,(问过河南同学关于“拌疙瘩”,她亦懵然不知。)
厨房里忙坏了你曹大嫂!

京剧中关于这个情节的唱词是这样的:
曹操(西皮快板)
在曹营我待你恩高意好,
上马金下马银美女红袍。
保荐你寿亭侯爵禄不小,难道说你忘却了旧日故交!

然而若是给纯朴的乡亲们唱戏,“美女红袍”之类的话怎能打动人?“手挺猴”又是什么玩意儿?

另又找到一个版本:

曹操(唱):
曹孟德在马上一声大叫,     
关二弟听我说你且慢逃。     
在许都我待你哪点儿不好,     
顿顿饭包饺子又炸油条。(太周到了!)     
你曹大嫂亲自下厨烧锅燎灶,(老曹讨了个贤惠婆娘啊)     
大冷天只忙得热汗不消。     
白面馍夹腊肉你吃腻了,(真是口刁,白馍腊肉还会吃腻?二爷是成心为难曹大嫂)    
 又给你蒸一锅马齿菜包。     
搬蒜臼还把蒜汁捣,     
萝卜丝拌香油调了一瓢。(曹大嫂整饭菜的能耐真大)     
我对你一片心苍天可表,
有半点孬主意我是屌毛!(老曹太委屈了,放狠话——搁谁谁不委屈啊?!)

尚有第三个版本:

曹操(唱):
曹孟德骑驴上了八里桥,(孟德骑驴,不知倒骑还是正骑?“张果老”状还是“大姑娘”状?骑驴竟能追上关二爷的吃兔马么?)
尊一声关贤弟请你听了:
在许昌俺待你哪点儿不好?
顿顿饭四个碟儿两个火烧,   
绿豆面拌疙瘩你嫌俗套,灶火里忙坏了你曹大嫂,   
摊煎饼调榛椒香油来拌,还给你包了些马齿菜包,(马齿菜我都没吃过,多么珍稀尊贵的吃食)   
芝麻叶杂面条顿顿都有,
又蒸了一锅榆钱菜把蒜汁来浇......(香油,蒜汁儿,枉将人馋死也么哥...)

这几段地方戏的板腔体唱词,除了以情动人之外,更铺排各类“最好的”吃食,加强表现力。乡亲们在台下听着,想象着曹大嫂七个碟子八大碗地,在桌上摆开香油煎饼和蒜汁榆钱,感想必定是——唉呀妈呀!这么老些好吃的都拢不住关二爷的心,他还非要回去找他大哥,你们说二爷那得是多忠的人儿啊!

2、山东吕剧《下陈州》中著名唱段:
听说那老包要出京,
忙坏了东宫和西宫。
东宫娘娘烙大饼,
西宫娘娘剥大葱。

——娘娘也不是好做的差事。

3、脂砚斋甲戌本眉批: “近闻一俗笑语云:一庄农人进京回家,众人问曰:你进京去可见些个世面否?庄人曰:连皇帝老爷都见了。众罕然问曰:皇帝如何景况?庄人曰:皇帝左手拿一金元宝,右手拿一银元宝,马上稍着一口袋人参,行动人参不离口。一时要屙屎了,连擦屁股都用的是鹅黄缎子,所以京中掏茅厕的人都富贵无比。”

4、鲁迅《“人话”》:是大热天的正午,一个农妇做事做得正苦,忽而叹道:“皇后娘娘真不知道多么快活。这时还不是在床上睡午觉,醒过来的时候,就叫道:太监,拿个柿饼来!’”
(另有一句话,出处不可考,似乎也是鲁迅说的——农夫说:皇上爷使的扁担,肯定是金的!)
 
5、贾平凹讲的笑话:
两个农民聊天,问:你说蒋委员长每天都吃什么饭?答:肯定是顿顿捞一碗干面,油泼的辣子还调得红红的呢!

6、“油条烧鸡墙上挂”。
有两个相似版本:
a、翻身农民吃上了饭,感慨说:我都吃上饭了,那毛主席他老人家能吃什么呢?
另一位说:毛主席他老人家能吃什么?白瞒了,烧饼麻花子随便吃,白糖红糖随便nan,“簸离子(音)”上挂的都是油果子。”
答话是河南方言,意为:毛主席能吃什么?不瞒你说,烧饼麻花随便吃,白糖红糖随便吃,家里的墙上挂的都是油条。
“nan”,是指吃糖时的动作,是直接把嘴趴在糖上用舌头舔来吃,不用手——形容极度的恣意享受;“簸离子”是用高粱杆串成的用来给房间做隔断的东西,相当于现在房间里的夹墙,旧时农村盖房大概为了省料,房间里不做隔断,盖好房屋后,用高粱杆串成的席子做每间房屋的隔断,平时做活计用的针线什么的小东西,都可以插在上面,也可以挂一些轻的东西;油果子是油条的俗称。
(此段节选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5ac1480100a5dc.html

b、某穷学生高中时有一次在食堂吃饭,一边啃着老咸菜就馒头,一边问同学:你说那些当官的是不是天天都有好东西吃?那胡耀邦住的屋里,墙上不得挂满了烧鸡和油条!(胡耀为当时总书记)

7、”江青与红糖白糖”。
也有两个相似版本:
a、粉碎四人帮后,开控诉大会,一位陕北老农控诉江青:江青那臭娘们儿,床头还放俩糖罐,一个白糖罐,一个红糖罐,晚上睡觉之前还要吃一个白面馍,想蘸白糖就蘸白糖,想吃红糖就蘸红糖。

b、一位乡下老队长问一个北京来的知青:江青是不是每天都蘸着糖水吃馒头?
知青唯有诺诺。该老队长悠然神往道:江青肯定跟娘娘似的,每顿饭都是两碗糖水,一碗红糖水,一碗白糖水,一口一换,可劲儿蘸。

7、川剧样板戏《列宁在十月》:

   川剧锣鼓起。
(列宁上。):汤一钵钵,菜一钵钵,汤一钵钵,菜一钵钵,菜汤汤!(亮相)
列宁:我,弗拉基米尔――(帮腔):伊里奇啊――就是列宁呀。
我,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大家都喊我是列宁。
苏维埃的主席不好当,
沙皇的势力呈凶狂,
革命的武装起波浪。
布哈林最近对我有意见,
那托络斯基想把我啊,来丢翻。
(帮腔):丢不翻啊!

(列宁夫人克鲁普斯卡娅上):
克鲁普斯卡娅:
托络斯基起了打猫儿心肠,
他的腰杆上别了一把左轮枪。
夫君为革命腹背受敌,
怕只怕,十月的炮火啊还没有打响,
夫君他就被那暗箭来射伤。
(帮腔):暗箭难防啊,何况还有左轮枪!

克鲁斯卡娅:相公!
列宁:娘子!
克鲁斯卡娅:听说列相公有难,夫人特来探过端详啊!
列宁:斯卡娅娘子,没得事没得事。革命关头,哪里还顾得上儿女情长。赶快回去!
克鲁斯卡娅:相公,万万当心!
列宁:快走快走!我马上还要和斯大林同志商量革命大计。
克鲁斯卡娅:好,相公!万万当心啊!相公!
列宁:娘子!
(帮腔):生离死别啊,革命夫妻不好当啊!
(克鲁斯卡娅下)

(斯大林上)
斯大林:老夫约瑟夫,老夫约瑟夫,听说大王有难,将军前来抽起。
(帮腔):抽不起啊。
列宁:
叫一声约瑟夫孤的爱卿,
有件事朕同你细说端的,
打冬宫咱还要从长计议,
切不可闹意气误了战机。
冬宫内到处有许多裸体,
全都是大理石雕刻成的。

斯大林:尊一声敬爱的--
(帮腔)弗拉基米尔?依里奇
三日前本将军已传话下去,
打冬宫不准毁坏文物古迹,
开枪不能朝着壁上的裸体,
那都是老沙皇留给我们无产阶级的!
(帮腔):是我们无产阶级的!
(两人握手)
列宁:攻打冬宫的日子,就定在腊月初七!
(帮腔):是阴历啊,不是阳历!

——可见于小说《落花时节》,作者何洁,流沙河之妻。

8、郭德纲相声:“等我有钱了,我买一桌子枣馒头,专门抠里边儿的枣吃!我买一桌子糖三角,把吸管往里一戳,专门嘬里边儿的糖!.....我买五十多辆奥拓,排一溜儿都拿铁丝拴上,当火车开!......”
(糖三角和枣馒头是天津人民最常见的早饭,枣馒头即搁了枣儿的馒头,糖三角是里面有液态红糖或白糖馅儿的三角形饽饽。)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