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芾的野史记

 
 
 

日志

 
 

黔游印象·都匀  

2008-10-09 10:45:00|  分类: 在路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们以为这批游记结束了?嘿 ,还早得很呢。

 

“老板,你知道都匀有个皇帝墓吗?”

“皇帝?都匀出过皇帝?……不知道。”

“不知道。”

“我们老都匀了,从来没听说过……”

“那边有个老头,你去问问吧,他要不知道就没人知道了!”

 

其实我们没听说过都匀出皇帝,只是在《藏羚羊·贵州》那本书上见过一句,说都匀有明永历帝的墓……在我的印象里,永历帝朱由榔是被缅甸人缚送吴三桂军前,吴将永历帝带到云南后绞杀,至今昆明还有“逼死坡”的地名,他的墓咋会在贵州黔南首府都匀呢?

一路问将过去,无人知晓。我们甚至找到了一个中学,问一个路过的老师模样的中年男人。

这就放弃吗?

L灵机一动,指着地图说,不如咱们去东山公园问问,如果永历墓已被发展成旅游景点(否则藏羚羊提它干嘛),大家一个系统的,公园管理员或许知道。

东山公园的正门很古怪,在一条隧道的口上,一条水泥阶梯摇曳而上。正是太阳最猛的午后时分,我头顶火辣地爬上三十多级阶梯(同志们在车里等前线消息),一个游客也没有,管理员正在洗菜,准备下面吃。

这位大姐真不含糊,“皇帝墓?有一个,在五腊场(音),你从这条路一直往前,岔路口右拐,再问人五腊场怎么走吧。”

难得啊大姐,我对东山公园刮目相看。

拓拓车开上右边的路,见一个修理点问一句,有农民迎面来,也问一句,得到的回答五花八门,有说十来分钟(走路还是坐车?)有说五公里的,有说十来公里,他们用的是一种度量衡吗?而且没人知道什么皇帝墓。

又拐了几个弯,连农家房屋都看不见了,心里直犯嘀咕:这是旅游点吗?怎么一个牌子都没有哇……五腊场,听着像个集市,不应该这么荒吧?前面有一个公路管理站,停车!再问问。

管理站职员倒还和气,我问他五腊场在哪儿,说在前面,又问有个皇帝墓否,他一扭头,旁边坐着一个小伙子,一跃而起:

“我知道,我带你们去吧!”

我不好说什么,他也不由我分说,走出来一看:这车这么小!还有这么些东西!

硬挤吧,奥拓车后座坐仨爷儿们(行李比一个大男人还占地儿),你想想什么概念。

好在路不远,两公里左右,到得一匹山前,他说“到了”。

山不算好,也就几十米,但是没路!“对,没路,我以前爬上去过,翻过山就是,不过,”他笑笑,“没什么看头。”

没看头也得上,来这儿不容易!看山势,浑然,两山夹一沟,沟里点种着包谷和南瓜。没路,顺着沟往上爬吧,走到没抓拿的地方,就横着身子往上蹭,凉鞋不跟脚,那也没办法,谁也没带着登山鞋!

长话短说,非止一刻,走了些弯路,终于翻过了山。

原来就是这样。

黔游印象·都匀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这就是永历墓所在的高唐山,还有一道围墙,这是防偷包谷南瓜吗?

 

黔游印象·都匀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往山下看,才知道我们一直理解错了:这里不是“五腊场”,而是“五钠厂”,有一条公共汽车专为职工开通。通往永历墓的路,就是厂里封掉的。

 

黔游印象·都匀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墓前也是一片包谷地南瓜地,厂里伙食不会都靠这里供应吧?

黔游印象·都匀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汉族最后一位皇帝的墓。回来后查资料,永历帝确实死在昆明,墓已不存,此墓据说是当时贵州的明臣扶纲所立,是衣冠冢。

黔游印象·都匀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邬昌期,都匀人,陪皇帝跑到缅甸死难的明臣,谥节愍。自然也是衣冠冢。

黔游印象·都匀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编修(此官说明他是两榜进士,且在一甲之列)涂宏猷,也是都匀人,同样随永历殉难。据说这里埋的是他的头发。

黔游印象·都匀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无以为敬,摘包谷一个,啤酒一底以飨。

黔游印象·都匀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路过的一个寨子。到处都是老玉米地哇。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