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芾的野史记

 
 
 

日志

 
 

《话题2007》·综述(三)  

2008-03-01 21:28:00|  分类: 晒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键词之三:怀旧

    真有意思,人们怀旧,有时是为了传达对现实的不满,有时是为了证明现实的合理性,有时则是为了生发现世的利益。今年林林总总的怀旧事件中,三种类型都不缺乏。

    一位只演过两部电视剧的女演员因病去世,竟然会酿成一起事件,不是正常的娱乐逻辑可以解释的。如果没有“红楼梦中人”选秀活动的纷纷扰扰,83版《红楼梦》还会不会被抬高到如此经典的地步?这些年来,陈晓旭的演技从未得到来自专业或民间的肯定,怎会突然成了代言林妹妹的不二人选?不错,70年代生人长成了社会主流,他们要表彰自己的少年偶像,但其中又夹杂着多少对新版电视剧《红楼梦》的怀疑与愤怒?对经典的维护,对炒作的厌弃,同样是他们对陈晓旭的逝世大放悲声的动因。这又一次证明了我对网络批评的总结:看似对强弱秩序的挑战与破坏,却内含着某种对“想象中的秩序”的维护。

    那么,对十年前去世的王小波的纪念呢?这场纪念是如此平庸,如此缺乏新意,又是如此的自说自话,谬托知己,以至于有人不得不开始在行文中区分“写小说的王小波”与“被纪念的王小波”。王小波若知道自己死后多年,还要被一堆文科生用来为他们莫名其妙的思想或行为献祭,一定苦恼万分。自然,这也说明十年以来,中国社会精神生活并无质的变化,所以几曲老调,不免重复上演。

    王朔的高调复出,与姜文的重现江湖,几乎构成对怀旧情结的绝妙反讽。王朔对各色人等的无情批判,至少证明他有着远比外人想象更固执的道德标尺。如果王朔有意借这种声势推销新书,事实证明完全行不通。谁是痞子?我们才是痞子。我们就是卓别林所说的观众,要到一块蘸着泪水的糖,吞掉了糖,将泪水吐还给他!《我的千岁寒》或许有日成为经典,或许是永远的垃圾,无论如何,回归的王朔没能赢来一个良好的批评环境,书商和媒体从一开始就联手将事件导向了肥皂剧类型。而多少人就这样失去了他们青春时代的精神教父。

    期待姜文新作的人,无疑大多期待着另一部《阳光灿烂的日子》。可是影片粉碎了他们的想象,而姜文频繁的出镜率,友善的受访态度,也让那个永远地下永远青春期的电影偶像一去不返。他也和别的导演一样啊,想着国际大奖,想着票房回报,为了宣传和推销四处游走……这种怀旧的失落,能怪王朔和姜文么?自古美人如名将,不使人间见白头。但白头自有白头的风韵,看客自陷于怀旧的泥淖中拔不出来罢了。

    这一年,中国话剧迎来百年寿诞,高考制度也芳龄三十。不用说,这两桩大事都曾震动一时,并影响深远。然而在高悬的寿幛之下,话剧团体乃至市场的分崩离析尽人皆知,对高考制度的诟病连年不休,危机当前,选一批生者逝者进入“名人堂”,或找一批既得利益者叙说当年如何改写命运,对于艺术的发展、制度的改革有何裨益?例行公事的周年庆典,当然是盛世修文的重头大戏,烈火烹油,繁花着锦,怕只怕遮住了内里的千疮百孔,捉襟见肘。结果是,单位多了几行政绩,媒体多了几个选题,学者多出几本专著,成功者再次展示成功,失败者被掩埋更深。纪念何为?

    真正有现世意义的纪念是“公祭”。全国各地都有意识地挖掘,甚或“再造”自身的文明史。抛开考辨的精粗、庆典的奢俭、传说的新旧等问题,“公祭”倒确实是地方、民众都举双手赞成的事,一可增加乡土凝聚力,二可扩大可开发文化资源,三可获得国家乃至联合国的政策保护或款项资助。唯一不爽的,只有喜欢求真的学者,但那都是子虚乌有的事,如何可能动用对付华南虎照片一般的科技手段和舆论力量,来穷究哪里是大禹生地,何处是梁山伯故乡?当学术研究为现实所用时,是应当坚定“文化本位”还是“生活本位”,民俗学者似乎很伤脑筋——明年等着他们的,还有“五一黄金周究竟当存还是当废”的无数口水哩。

    比较起来,“汉服”的嫁接更让人哭笑不得。西方舶来的学位制,为什么要配上中华传统衣饰?要承继学统,何不秀才举人进士一体恢复,大学校长也改称“山长”?我们应当珍惜、保留我们尚存的文化传统与生活习俗,但妄想恢复中断已久的典章礼仪,注定只会是非驴非马的老旧笑话。钱玄同当年自制汉式的“深衣”,还穿着去上班,坚持下来了吗?推广开去了吗?民族自信若只靠衣饰器物支撑,这种自信也有限得很。

    抱歉,又要提到《色,戒》,因为它重现的“那个老上海”,那个张爱玲公寓所存的,大世界风流所在的,繁华狂乱绮靡放荡的摩登上海,成为它被攻击的罪名之一。是的,还有别样的上海,稍知历史者自当明白。可是,时代的怀旧者总是攻其一端不及其余,为生活中所缺乏的,向记忆渴求索取,另一部历史的重现,或许需要另一个时代。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