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芾的野史记

 
 
 

日志

 
 

悼亡  

2008-03-19 13:10:00|  分类: 记事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死亡像一面魔镜,总是照出我们内心的恐惧、惶惑与不安。相对于守护在逝者身边的亲友,远方的内心感受到的震颤与伤痛,隐约而不真实,如北京冬天在室内看户外的阳光,那样灼热,总不相信那是零下十度的冷,不明白包裹着身体的温暖,只是因了暖气与墙壁的保护。

    但它依然恒久,默默隐藏在岩石之下,迟缓地冷烧。

每一位熟识的人、亲近的人离去,就如海浪的冲刷,带走了一片陆地。物质不灭,尘与土不会消失,它只是湮灭、离散。它不再与生长万物的土地有所关连,正如那些与逝者相关的记忆,虽永存心底,却无法再度更新。

    刚刚看过的《鲁迅》,拍得不好,却又提醒了我一些熟知的细节。豁达如迅翁,白日写下了“忘掉我,管自己生活”,在夜里,“广平,开灯!我要看来看去地看一下”。

    很多时候,留给周边的人,认识的人,留在他们内心的,不是功名事业,大节谨行,反而是那些细节,那些与生命与欲望牢不可分的细微末节,让人每每念及,心痛且酸。

    斯人已逝,生荣死哀,尽付红尘。更重要的,是活着的人热爱生活,互相珍惜。

 

老爸的悼亡文字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4a633d01008kog.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