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芾的野史记

 
 
 

日志

 
 

《话题2007》抢先看:《综述》(一)  

2008-02-27 16:17:00|  分类: 晒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被放大,被忽略

 

    当我决定为每一年写一篇综述,而不是简单排列大事记时,就已经将自己放在了一架滚烫火热的炭炉之上。那些事件散漫地搁放在路边,水上,网络里,饭桌旁,犬牙交错,各行其是,试图将之整合是多么危险的事!

    试着找一条线索,几条线索,貌似能够吸附住那些做布朗运动的精神原子,展示文化潮汐的律动,然而也许你已经在擦伤每桩事件的脉络,剥夺每种倾向的完整,牺牲每场争论的复杂。

    因此,年度综述的有效性在于并仅在于:它是一种盲打误撞的叙述与判断,它能让你隐隐感知那些并未浮出海面、却存在人们内心的意识与情绪。一纸尚未兑现的支票,一笺留待确诊的处方单,它可能在无数废话之外增添一重废话,也可能在灵光一闪中发现某种真知。

    以上表明我作为写作者,谦卑而狐疑的姿态。具体到这一年,我依然要斗胆用几个非事件亦非人名的关键词,为2007写一份总结报告。

 

关键词之一:残缺

    究竟是什么让我们如此关注那几十张华南虎照片的真伪?华南虎不是东北猫,没有受到虐待,而且,真有那么多对这个“科学问题”感兴趣的人士?我宁愿将众多打虎派的义愤填膺,解读为他们对信息残缺的极度郁闷。尚没有任何更可靠的证据,仅凭周正龙自己报送的照片,陕西省林业厅以下的众多政府机构就毅然站在了“虎照为真”这一方。两万元奖金不足以让人眼红,背后的利益链条却让世故的中国网民洞若观火。

    在这些事件中,多数公众明显站在弱势一方,这似乎是网络锄强扶弱的特性使然,以致也有“真虎派”拿“一个纯朴的农民周正龙”说事儿。然而,华南虎照真伪之辨与学术行政化应否之争,与继续扮演道德民兵角色的所谓“新铜须门”、“海艺辱师”等网络事件相比,凸显的是公众对强势机构“信息遮蔽”的强烈不满。无一例外,这些强势机构总是打着官腔,一副不劳外人置喙的家长派头。他们不采信各种外在证据,不考虑危机公关,甚至懒于给公众一个明晰的解释。

    有人总结说,华南虎事件符合网络炒作的两大要素:与动物有关,传统媒体跟进。依我看,莫若将“动物”两字换成“权力”,而“传统媒体跟进”的前提是:权力是有限的权力。正如前些年的中国足协,林业部门和教育部门,是政府机构中的相对弱势群体。这才是“华南虎照片”与“学术行政化”两大网络热点能够此起彼伏、峰回路转的关键所在。

    在“华南虎照片”事件中,打虎派凭借的是常识、科技手段与权威机构的鉴定;而在“张鸣事件”与“光华风波”中,张鸣与邹恒甫仗以与行政权力对抗的,是自身的学术地位与社会声名。媒体与公众热衷跟进这些多少有点事不关己的话题,或许正反映了他们对其他更为重大、更为贴身的事件,诸如涨价,诸如水污染,的信息缺失与话语无力?

    网络代言的民意真是一柄双刃剑。它会向滚滚红尘索取真实、高尚与秩序,但一旦真正的道德民兵出马,它又立刻变成自由拥护者的狂欢派对。这一年,广电总局(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继续着事无巨细严加管理的教导主任嘴脸。禁止拍摄某些题材的影视还只是防患于未然,黄金强档只能播主旋律作品还算是正面提倡,封杀《虹猫蓝兔七侠传》已经开始让人觉得小题大做,笑声却在针对“快乐男声”的琐碎规定出台达到了顶峰:不许歌手泪流满面,不许粉丝抱头痛哭,不许主持与评委互称“哥”、“姐”……基本上,一个煽情的选秀节目所有的卖点都不被允许出现在电视屏幕上。那么,观众为什么还要通过电视收看该档节目?这个问题广电总局拒绝回答,也没人真的想问。在《第一次心动》及一系列整容、涉性节目叫停之后,大家都看到了笑声背后,权力的真实。

    沉默之后,小小的爆发。中国政法大学一名博士研究生董彦斌11月13日正式起诉广电总局:由于它没有建立完善的电影分级制度,导致话题之作《色,戒》被迫删节后在内地上映,侵犯了消费者的公平交易权和知情权,违反社会公共利益。这起未准立案的控诉,最大限度地表达了公民对于信息人为残缺的愤怒,也向我们指明这种愤怒所能到达的边界。

    带来残缺的,有时不仅是权力,还有历史。山西黑砖窑,是真正挑战公众良知的黑暗深渊。人们不只震惊于残酷的真实本身,更惶惑于何以社会基层组织都在利益面前丧失听觉与视觉。“底层沉沦”命题的提出,只是被新闻刺痛的又一次应激反应,诚如吴思等人指出,这种现象在中国古已有之,于今未绝,何来“沉沦”?到底是什么遮蔽了我们对底层的认知?是过往光荣化、高尚化的底层想象,还是对人性本恶的故意回避?从道德层面而非制度层面出发,可以解释媒体与公众的心酸,却无法真正理解底层为何一直沉沦,仍在沉沦。

    我们彼此之间的理解越来越难。不炒股的人们望着兴致勃勃的股民同事,不明白他们为何可以在下午三点之前百事不问;投资专家望着小贩和文员们,不明白他们为何弄不清楚基金为何物就全力吃进;中产阶级望着重庆家乐福门前的长队,不明白为何十一元钱的差价就可以让人们连夜排队甚至蹈入死地……一位朋友说,这不是钱的问题,是精神的问题。或许他偏激地撞见了真相。怕涨价,怕水污染,怕财不理你,怕政府调控……罗斯福说人生来拥有四大自由,其中包括免于恐惧的自由。欲望无时无处不在,但因恐惧激发的巨大欲望则可怖可惊,它印证了我们精神生活的残缺。全球市值第三的股市,与为十一元钱付出的生命,或许比猪肉飞涨,更能标明中国社会快乐指数的刻度。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