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芾的野史记

 
 
 

日志

 
 

星期日,大热中狂买书  

2007-06-10 18:45:00|  分类: 书尚可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长东总说要跟我们一块去潘家园,还说这周一定去。我漫应之曰:好呀。然而内心猜他八成不会去。一件事不是爱好与习惯,就很难战胜一周的疲惫与37度的高温。何况他是个白骨精,还在长身体,多睡睡吧。

      果然还是我们自己跑去了。旧书摊已经很体恤地全部拉上了天篷:)但热与烦燥仍然会一寸寸地腐蚀你的肌肤和心情。我的脚步越来越快,甚或有些憎恶摊主们或冷漠或欢快的脸。我掂起一本书,高声叫:“谁的?”

      摊主的位置空空荡荡。

      游目四顾,左右摊居然也空空如也,咦哩,莫非罢工了?定睛,才见两个摊位开外,有位后生正在使劲向对岸挥手,顺着他的视线转过身去——

      一个中年人带着满足的微笑,拎着半瓶啤酒向这里晃来。

      “这本多少钱?”

      他走到能看清书的地方就不肯全走了。“五块!”

      “三块买不?”

      “四块。”“三块!”

      “不卖!”他掉头就走,意思是不要耽误了他和同行聚餐。

      “回来!”他并不回,只是停着不走。我只得忍气吞声地走过去把五块钱他,找回一块,又回到摊前捡起这本书。一转头,他早就不见了,不知在哪儿喝着呢。

      这本我忍气吞声买下的书,是徐晓的《半生为人》,同心出版社2005年1月版,原价28元。这本书我就不评价了,知道的自会知道,不知道的一时也说不清。我其实是介乎两者之间的,有所耳闻,尚未识荆,从前在《天涯》上看过一些片段,感觉不好说,跟那个时代多少有点儿“隔”。

      凌继续搜寻她的“儿童书”。我则东一下西一下,了无心思(原因后面再说)。这样三心二意地居然也买到一些书。没想到,《半生为人》居然是今天最高价的单册书。

      另一本贵书是《中国现代资产阶级哲学思想述评》,吕希晨著,吉林人民出版社1982年6月版,原价7毛2,三块钱。

      其余的二元书主要有(排名依出版时间):

      《克雷洛夫寓言》,吴岩译,江西人民出版社,1979年6月版,9毛6。

      《拉萨尔和俾斯麦》,张文焕,三联书店,1981年2月版,4毛4。

      《成都平原旅游指南》,吕轩编,中国旅游出版社,1984年8月版,9毛5。(八四年呀,我正好在草堂小学上五年级,经常帮杜甫草堂维持秩序,不准游客随地吐痰)

      《总统府内幕》,华文出版社,1988年2月版,2块5。(台湾报刊文章合编,我喜欢诸如《蒋经国的好助手——李登辉》这种文章)

      《京都古戏楼》,周华斌,海洋出版社,1993年9月版,9元8。(比较古怪的书,论述北京历史上的演剧场所不仅限于都市,旁及各乡村,仅印一千册)

      《新广陵潮》(三册),李涵秋、程瞻庐,江苏广陵古籍刻印社,1998年1月版,59元。(这个当然就是6元,但还是超抵)

      《丁文江学术文化随笔》,洪晓斌编,中国青年出版社,2000年4月版,16元。

      《民国兴衰》(蒋家王朝之一),黄道炫,中国青年出版社,2001年1月版,25元。(此书初看如一畅销通俗书,但黄道炫是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副研究员,应该还靠得住,看注解与参考书也比较靠谱)

      《排队的文明》,王则柯著,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1年10月版,15元。

      《寻找心中那把尺》,熊秉元著,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2年3月版,16元。

      《知识之树》,冯·赖特著,三联书店,2003年1月版,26元6。

      《“洋娱乐”的流入——近代上海的文化娱乐业》,高福进,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3年1月版,14元4。(这套书题目很好,但写来无非泛泛介绍,不过也算一种资料,就是不太敢引罢咧)

 

      最后说说我为啥一直心神不灵。其实我一直看好201摊的一批书,那是人民出版社1980年影印的旧报纸中的几本:《民國日報》1916年3、4月,1917年11、12月,1922年5、6月;《晨報》1919年7至9月,1920年10至12月,1921年1至3 月。一共六册。

      这可把我愁坏了,明知这种东西是收不齐的,还得靠图书馆,可又抵当不住可以坐在家中神游民国的诱惑,一会儿又觉得这也不连着呀,拿回家有啥用,又大又重的;一会儿又觉得千金难买心喜欢,何况去图书馆的时间有限,有这个说不定也能省下一天两天的往返呀,又想,买回去放哪儿呢?……拿捏不定,跑去问老婆,老婆说“你看着办!”

      倒也是,又不是搞外遇,需要想那么久!遇到这种情况,我的老方法是,回头,找摊主,出个价,他肯,还则罢了,要是不肯……不肯,我再给他讲讲?

      好在他肯了。价格我就不说了,这东西,中意的人当它是宝,不中意的,那就是几块大砖头。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