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芾的野史记

 
 
 

日志

 
 

定州三调(二)  

2007-11-30 12:5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贡院的早晨

 

就这个问题,我们和出租车司机切磋了很久。

“我们想去贡院”。“贡院?没听说过”。司机迟疑着将车开了几步,又问:“什么地方?”“贡院呀!贡院!”我在一边听着,公平地说,早的普通话还算标准清楚,尤其他刻意放慢语速时。可是司机显然不这么觉得,最后,我们只好掏出地图,指给他看。

“哦,是考棚呀!”

原来他们叫考棚。

考棚就考棚吧!找得到就行。

从晏阳初故居对面的小巷子进去,开了一段,右侧豁然开朗,到了。

正门上高高挂着“贡院”两个字,标明身份,很像“有家客栈”的风格,理直气壮。门前一大块空地,堆着些没有清理的瓦砾,和一面影壁。黑漆的门紧紧闭着。我们游荡了一会,决定去旁边的文物管理部门问问。

这是个小小的院落,一个老头,拿着扫把,慢慢踱出门来。他用不客气的口吻告诉我们,门要过半个小时才能开,然后就在门外扫起来。我们在管理处门口张望了一下,突然发现门边的墙上刻着已经模糊的几行字。这不起眼的小院落居然是地图上标着的“净志寺塔基地宫”,本想往里走走,看看从哪里可以判断这里是地宫遗址,可是马上被老头呵止。

定州三调(二)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只好走回到贡院门口,百无聊赖地看一个妈,两个小孩在大门前玩。孩子们在石狮子上、阶梯上、小斜坡上爬来爬去,其中一个,突然撇开同伴和妈妈,到前面的黄泥地上打起滚来。他不哭不闹的,就是认真地滚来滚去,我想那个早晨,最高兴的就是他吧。

打滚的戏,在当妈的怒斥声中结束了,我们又游荡了一会,远远看见两个女性骑着单车来了,开了侧门,赶紧跟过去,交了二十元,据说这是因为还没完全整修好,不然是一定要翻倍的。我相信她们的话,因为确实连门票都还没印好,为了安慰我们,她给了我们两张贡院的明信片。

定州三调(二)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考场是个很大的厅堂,四面都是窗子,光线从八方涌入,并没有传统建筑物常有的阴暗感。空空的考场里只有几十根高高的柱子。

定州三调(二)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中间放着些展柜,展品还没有全放进来。不过有件淡金色的马甲,衬里密密地用小字抄写了整部论语。想不明白,在并无间隔的考场里,马甲的主人怎么把它脱下来看呢?好象是很丢脸的事。

定州三调(二)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考官住的楼,没有考场那么精致,它四周很是空旷,连树都没有。可能是这个原因,看到的时候,多少觉得突兀。这种突兀的感觉,在富顺的文庙也有过。那是在夏日的烈阳下,走进文庙,裸露在阳光下的精美石桥,就是这样,带着蛮荒的味道,固执地要把我们拉离一墙之隔的世界,回到某个遥远的所在。

楼是砖木结构,正面右侧的灰墙上,还刷着标语,曰: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标语年代不明,左边墙上的一句被涂掉了,感觉象少了一半的对联。

定州三调(二)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我们楼上楼下的乱跑了一气,有点马二先生的感觉,傻傻的,但很尽兴。

贡院很静,一个人也没有,从我们进去,到我们离开。

(关于考场的种种,留给有兴趣的人自己去看)

出得贡院,决定往来时的反方向走,穿过的小巷。路边是很多人家的院子,干干净净的,从门牌上看得出是回民区。

有一段墙根下,种着灰扑扑的植物,间杂着白花,仔细一看,是棉花,第一次,这么近地看它,说来有点惭愧。

定州三调(二)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