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芾的野史记

 
 
 

日志

 
 

定州三调(一)  

2007-11-30 12:35:00|  分类: 记事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回北京,摘花就提醒我:博客该更新了。
是的,该更新。可是我现在昏头昏脑的,一个字也写不出。
好在凌在我离开期间,简单地回忆了我们不久前去定州的经历。那地方去的人少,发上来给大家看个乐子亦好。
 

定州三调

 

城门·烧饼

 

我们决定不进去爬定州古塔,因为它被整修一新,门票又挺贵。

而且,天色也在昏暗下来。

早说他认识回去的路,很有把握地带我向前,并声称穿至前面的街道,就可以回到我们的来路。我有些怀疑,不过定州这么小,即使错了,也不过多走两步罢?

果然,是一条刚才绝对没有走过的路。

这条街道两边都是小店铺,正中摆着长溜的摊子,中间夹着给人走的道。卖的多是菜蔬,水果,日常用品。最多见的是卖鸡的,好象是本地特产之一,一只只鸡斩杀干净,白净净的躺在案板上,没能看出和别地的鸡有什么区别。

走了百把米,回头想拍街景,赫然看见街的那头,是一个高高的古城门。

定州三调(一)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那一刻有些震惊,太阳正在从城门上往下落,昏黄的光和灰色的城,底下那么些熙攘的人群,都对这“城”熟视无睹,让人有种不真切的感觉。商量了两句,我们决定往回走,去仔细看看城门。

肚子开始饿了,而且有些冷。沿街那么些熟食摊,这时候突然有了吸引力。考虑到熟食边走边吃不方便,于是看上了一种表面撒了芝麻,作焦黄色的烧饼。烧饼摊隔十来米就有一个,可是看不到一个人光顾。一个系着围裙的中年男子,边抽烟边守着他的铁质“烤桶”,身后的案板上已经堆了很多烧饼了。谁会是他的顾客?我忍不住要为他担忧。

定州三调(一)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我们在不止一个烧饼摊前踌躇,怀抱着对一种陌生食物的警惕,它们堆放在露天,看上去应该已经凉了。摊主们也不理睬我们,都离自己的摊子远远的,打牌的打牌,聊天的聊天,很想问问他们这饼叫什么,又怕对方不屑地砸来一句:烧饼。于是,两个人对着烧饼摊嘟囔几句,有些讪讪的,终于走开去。

肚子还是饿,可是已经到城门下了。门内有条小河,护城河不是应该在城外吗?桥上也有几个摊子,卖茶叶、草药之类,有三个老人,守在草药摊边闲聊,袖着手,架着腿,穿着灰蓝的衣服。让人想起张爱玲《中国的日夜》,结尾的小诗。

定州三调(一) - 杨早 - 高芾的野史记

城门洞里全是卖盗版书、碟的,我们在这里找到了定州地图,确定了自己是在古城的南城门。城门是新翻修过的,明朝初修时应该不是这个样子吧?但是因为在暮色中,它比新翻的定州塔模糊很多,也顺眼很多。

城门外还是各色杂货摊,犹豫了一下,要不要买一个小时候用的搪瓷大缸子?没有结果,遂往回走,终于下定决心,在经过的第一个烧饼摊前停下,一块钱,买了两个。拿在手里,饼果然是凉的,走了两步,忍不住咬下一口。早在一边问我:怎么样?我答不出,因为一口下去,门牙处传来一阵痛感,感觉自己象倒霉的野兽,捕到一个年华老去的猎物,吃起来的困难度超过了牙齿的承受力。

呻吟着的牙齿终于撕下了一块饼,用劲嚼了一气,还是有些香的。第二口就学乖了,我只把外层烤脆的那层皮掰下来吃。这时候,早也已经咬下了一口,半响,给予评价曰:嗯,还是蛮有嚼头的。拿着太有嚼头的两个饼,我们开始讨论一个严肃的问题,这种饼是不是别有吃法?早大胆假设,它是泡着吃的。

在走完城门下的长长街市前,又回头看了一次城门。

当天晚上,我们吃了火锅,把剩下的饼扔在锅里煮了一会,我又吃了小半个,早把剩下的从锅里挑出,他显然不太感冒,将它们堆在闲置的碟子里。

这是定州的第一个故事,关于城门,也关于烧饼。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