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芾的野史记

 
 
 

日志

 
 

世界杯是人生的盐  

2006-07-12 08:59:00|  分类: 随感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就算我是球迷,也是那种只看不踢的电视守望者。平生碰足球的机会不到十次,跟它真的不太熟。世界杯我会看,是因为大家都在看。

       张五常说,内地知识分子为什么喜欢谈钱?因为他们没有公共话题,甚至没有共同关心的娱乐八卦。龙应台也说,她和大陆学者的饭局谈话只有房子、票子、孩子、车子——如果她不在,应该还会有妹子。

       由此可见,我和周围这些人能够一起痛谈快论、面红耳赤、推心置腹、同仇敌忾的机会有多少?反正不会因为某部新出的长篇小说,或自由主义与新左之争。

       只有世界杯,不管是巴西还是阿根廷意大利,在每一支超级球队的星光照耀下,所有人类成兄弟。罗纳尔迪尼奥是比福柯还有魅力的名字,某位学术新星的论文,其实没几个人认真读过,而梅西和波多尔斯基的表现,大家都了如指掌。

       连女学者们都不例外,她们一反过往对影视明星的不屑,她们不仅津津乐道,而且怀着布道的热情,企图说服在场所有人,只有巴乔,或费戈,才是成熟男人的样本,正如某报的整版标题,那些是“极品,并且即将消失”,这让她们对球王们的热爱中平添张爱玲式的苍凉。

       世界杯是人生的盐,以它四年一度的本分、守时,均匀地抛散于三十天内每一个疲惫的深夜,淹渍漫长的庸常,咸淡无味的人生。

 

(二)

       于我而言,世界杯似乎还有一种生命刻度的意义。

       1990年,看完阿根廷怆然离去,开始紧张的高三学习生活;

       1994年,目送意大利黯然退场,开始紧张的毕业找工作;

       1998年,一边疑惑罗纳尔多的发挥失常,一边重回校园报到读研;

       2002年,巴西终于夺冠,我也终于结婚;

       2006年,……

       用我老婆的话说,这种算法很“自多”,自作多情。这种事梁任公也干过,说俾士麦干嘛干嘛之后多少年,李鸿章做甚做甚之前多少岁,我梁某人出生了。

       我拉梁任公出来垫背,似乎是加倍的自多,其实是感慨人生把握不易。丰子恺《渐》中讲到,人的生命如浓缩到一个星期,则各人会明智若干,平和若干。我将生命划成一个又一个世界杯,无非想说,人生不过如此,你看几百人抢一个杯杯,闹得这般不可开交,抢到了又守不住,过四年还要再抢一回。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