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芾的野史记

 
 
 

日志

 
 

杯中日月之全球化,世界杯  

2006-06-12 10:03:00|  分类: 随感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于我个人,最香艳的世界杯,是1994年的决赛,我躺在一个MM的床上,心无邪念地看完罗伯特·巴乔射失点球,回头见该MM已泪流满面。于是默默地离开,两人再没见过面。

然而那不是最动人的一场。我把这个奖项留给1998年的半决赛,巴西对荷兰。我和一位朋友来到广州环市东路,随便挑了一家酒吧。那时还不到十二点,人还不多。

渐渐惊奇出现了,橙色不断涌入门口,橙色布满了房间,橙色挤迫着周边每一寸空间。竖起耳朵,是少量的英语和大量的叽哩咕噜。一切都明白了:我们撞进了广州荷兰人聚集的酒吧,飞利浦广州公司离这里不远。我们已然深入敌后。

几乎每一个广州的球迷,都会在荷兰与巴西之间,选择巴西--如果你被飞利浦聘用,当然例外。荷兰人把椅子排成好几排,他们带来了口哨、充气大手、气球,每一个人都身穿球衣,上面是克鲁伊维特或博格坎普或德波尔的号码。比赛还没开始,他们已经玩起了小型的人浪。靠,老子今天碰上正规部队了!

到了互射点球的一幕,场内的热度达于极点。每一个荷兰球员出现在罚球点,都是全场的"GOAL",相反,巴西队员收获的全是"MISS"。我们勇猛地呐喊着相反的单词,但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见。

塔法雷尔扑出了荷兰的最后一枚点球。全场如死,连灯光都顽固地黯淡了。我们怀着同情与敬意,贼一般绕过一条条颓丧的大腿,溜到门外,才敢对着初升的朝阳,开怀大笑。

为了庆祝巴西的胜利,我们决定去泮溪酒家饮早茶。这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在晨早五点半,和数百名白发的阿伯阿婆一起等茶楼开门。这里的话题也全是世界杯。五点半,世界杯特刊已经出炉,阿伯们人手一份,信手挥舞,大声讨论着今晨的赛事。

加入讨论的还有阿婆们。她们甚至难于用方言说出"朗拿度"(罗纳尔多)、"李华度"(里瓦尔多)这些名字,她们亲切地叫这些巨星"哨牙仔"、"黑面神",仿佛这些细路(小孩)是生于沙面长于西关,隔邻三婶六叔的亲朋戚友。

在上第一笼虾饺之前,我都没能清醒过来。深夜到凌晨,我从这座城市最国际化的区域,到了最本土的场所。它们属于两种全然不同的文化。然而此刻,共同的中心是世界杯。仅仅十公里,我用最短的距离,体验了全球化的威力。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