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芾的野史记

 
 
 

日志

 
 

平地抠饼  

2006-05-25 09:11:00|  分类: 随感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声界有句行话叫“平地抠饼,对面拿贼”,形容这行当“撂地”的不易,好好地走着路,生得把人家聚过来,还要从别人荷包里掏铜子儿,没三两下子,行吗?

近来每日报纸上都有青年歌手大赛和余秋雨评委的新闻,看来看去,觉得诡异得很。一个办了20多年的歌唱比赛,完全看不到对于选手唱腔、唱法、唱功的讨论,大家热追的是选手的知识薄弱,评委的苛刻评论,而热中之热是一位评委念错一句古文!

多年以后,若有机会讲这个故事给年轻人听,他们会不会很同情地看着我,觉得我都生活在一个啥子时代哟?

蠢事一再重复,反而让人疑惑自己当初是否看走了眼。余评委一如既往地大谈中国文化,一如既往地犯中国文化方面的错,一如既往地死不认帐、反唇相讥……他如果不是太笨,就是太聪明。由于我一向不喜欢低估别人的智商,所以我越来越倾向于认定:整场风波都是央视与余评委的一场共谋,一场“平地抠饼”的把戏,活生生为一个半死不活的歌唱大赛赢来无数短信与眼球。

这是很有可能的。当年撂地的相声说者,不就是靠装疯卖傻、互相揭短,你媳妇就是我媳妇我儿子是你爸爸,来聚拢人气的么?今日郭德纲悲愤填膺的“保卫相声”,不也正像央视强调青年歌唱大赛“有20多年传统,培养过一大批名家”?

这样想很让人悲哀,因为倘是事实,我在这里重提此举,又是为他们的夜晚增添了一盏灯光。

在传媒时代,如何让自己不轻易变成被抠起的一张饼,是一个问题。有一个很著名的故事:二战之后,一位德国人忏悔道:“最初他们逮捕共产党员时,我没有吱声,因为我不是共产党员;后来他们迫害犹太人时,我仍然没有吱声,因为我不是犹太人;他们搜捕天主教徒时,我还是不吱声,因为我家里没有天主教徒。等到他们来抓我时,已经没有可以吱声的人了。”

这个段子现在可以改成:最初他们搞超级女声时,我发了短信,因为我是时尚的年轻人;后来他们搞梦想中国时,我仍然发了短信,因为我同学的表妹参了赛;他们搞春节联欢晚会时,我还是发短信,因为每个频道都在播这台晚会;等到他们搞青年歌手大奖赛时,我已经戒不掉发短信的习惯了,我只好去骂那个叫余秋雨的评委。

余秋雨评委还在《秋雨时分》里奢谈什么“十万进士”, 金文明老师白白要从李贺诗里摘什么“石破天惊逗秋雨”,这些寻章摘句,咬文嚼字,哪里比得上“十万短信批秋雨”的触目惊心?那呈现知识素质题的大屏幕,那选手脸上的犹疑与紧张,那评委嘴角的冷笑与得意,那观众追捧与追骂的热狂,以及我这篇小文,联袂构筑着我们时代的特征:无聊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