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芾的野史记

 
 
 

日志

 
 

被现代化宠坏了  

2005-12-08 08:20:00|  分类: 随感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时我弄不清楚禽流感是一种疾病,还是一款时尚?有同事嗓子干燥沙哑,一直追着医生问:是不是H5N1呈阳性引起的?很遗憾,该医生对传统相声不够熟悉,不然他该用刘宝瑞《八扇屏》的口气斥道:你也配?

禽流感属于那种仍然很飘忽的危险,还没有当年SARS那么肆虐,但也不是每年的流感那么平易。它附着于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时时提醒我们生命的被威胁,又时时制造着生活的颠簸。张天翼曾说过,人身上最重要的器官就是流脓的那一部分。饭馆点菜,食堂打饭,去掉了禽类蛋类,选择突然变得多么窘迫单调。而肯德基的电视广告,投放量似乎比平时大了许多。

在危险面前,总是有人小心翼翼,有人满不在乎。报上说,上海鸡肉消费量下降了40%~50%,而在“无鸡不成宴”的广东影响并不明显。同样,一边是同事在饭桌上互相提醒“别点鸡,别点鸡”,一边是食堂的辣子鸡丁端出来,就有枵腹的学子上去猛抢。人的实在需求可以克服相对渺茫的恐惧,说到这儿就有人忆苦思甜,讲述困难年代得到一块“米猪肉”——得绦虫病的死猪的肉,一班知青讨论吃不吃,最后决定吃,肉煮了三天三夜。至今每一个人都活在世上。

最近在读《何廉回忆录》。何廉曾留学哥伦比亚大学经济系,归国后手创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是国内第一流的经济学家。为了经济研究,他到河南归德呆了一段时间。刚到的时候,他走进一家面铺,要了一碗热汤面。可是何廉发现大师傅掏水浇面时,总会撇去汤面的一层东西,他仔细一看,发现是一层的死苍蝇。从此以后,何廉就只敢吃白开水和煮老的鸡蛋。

何廉后来当上了南京国民政府行政院的政务处长。在一次陪委员长散步时,他把这个故事告诉了委员长。“他瞅着我乐了”。陈诚的反应也是一样。久而久之,何廉也觉得自己很可笑,他自我解嘲说:“我被西方的现代化宠坏了。”

我讲这个故事,并没有反对爱国卫生运动的意思(当然也没有贬低河南的意思)。我只是觉得,被传媒宣传和科学意识笼罩下的生活,有着太强的被设置的意味。听说高露洁有致癌物质,楼道的垃圾桶里扔满了各种型号的牙膏;闹苏丹红的时候,超市里青剁椒卖空了,红剁椒还一排一排地蹲在架上。不知何时起,糖成了万众唾弃的食物,木糖醇饼干、木糖醇口香糖、木糖醇果醋……我决定,如果有一天木糖醇被证明会诱发这样那样病症,还是躺在床上闭眼等死算了。

说归说,我并没有买只鸡来带血白斩,也肯定没有喝苍蝇汤的勇气。我也是被现代化宠坏了的一员,动物农庄里随波逐流的一头猪。看当年那些嬉皮,都已回归主流社会当慈父贤妻,就知道挣扎只是一种徒劳。何廉先生幸而不生在今天,不然他只好连鸡蛋也不吃,只喝白开水——当然,他也可以像如今的经济学家那样,根本不去河南搞什么经济调查。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