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芾的野史记

 
 
 

日志

 
 

又一块青春的碎片  

2005-12-15 20:07:00|  分类: 随感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郑智化来京开演唱会,在新浪上看他的访谈,突然心中一动,似乎某个角落瞥见了一线阳光。

上网去下他的专辑,只要93年以前的。当《老幺的故事》开头沉重的打夯声从音箱中传出,长吁一口气,又是一块青春的碎片。

《单身逃亡》和《堕落天使》是我大一时最喜欢的歌。凌说,原来你是一个愤青。何止是愤青,还兼文青和傻青。

还记得在大学广播站主持节目,为同学点播《你的生日》。管机器的肖师傅大惑不解:这么哭兮兮的歌,居然是生日歌!

年轻时就是喜欢那个劲儿啊,恨恨的,大家都认为该快乐时,忧伤。

一直到93年,都在听郑智化的歌,所有歌。一直到《星星点灯》和《麻花辫子》,戛然而止,那已不是我喜欢的音乐风格。

后来的郑,就越来越芭乐了。

还看过一本他的自传。唯一记得的细节是,郑在中学时,老师教“智者不惑”,他很奇怪,不是越是智者,越应该多惑吗?

记得,是因为我认同他的看法。越有智慧,就意味着困惑越多,苦痛越多。

2005年的冬季,又一块青春的碎片悄然坠落。

当时我最喜欢的郑智化,不是《水手》,不是《单身逃亡》,不是《我这样的男人》,不是《三十三块》,不是《中产阶级》,不是《如果你有一个孩子的话》,甚至不是《老幺的故事》。

他的《吙伊去》,用台语翻唱列侬的《LET IT BE》,很好玩。我最喜欢的当然也不是这首。

《蕾丝花边》:

 

不要问我为何如此眷恋,

我不再和世界争辩。

如果离去的时候钟声响起,

让我回头看见你的笑脸。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