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芾的野史记

 
 
 

日志

 
 

评论三:事如春梦却有痕  

2005-11-25 10:5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人一向喜爱野史。

鲁迅就喜欢在文章中拣个野史里的芝麻事来插科打诨,不正经,却能辛辣尖锐地撕破道德君子们的面具。所以,看鲁迅的东西,总让人很过瘾。痛快,惬意。嘿嘿地笑。

高芾对中国近代历史的熟悉很让我吃惊,但这并未使得《野史记》流露出学者杂文常有的学究气。在他的笔下,中国这段闹哄哄的历史异常的鲜活。它不再是单调的革命战争史,而是充满了各种爆料。社会风俗、日常琐事、名人逸事、政界丑闻,他都随手捻来,活色生香地演绎。

有人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被人打扮之后,我们就看不到那些个芝麻事了。不过,现代电视屏幕上很是多见,从清宫戏到黑帮片,有这样一种刑罚。此种刑罚将犯人手足捆绑固定,施刑人(清宫戏里多为太监)取方形白纸浸水湿透然后贴犯人脸面,开始时犯人尚有急促呼吸,贴的愈厚,犯人呼吸愈弱,直至悄无声息。此法见效快,且身体无受伤之痕迹,颇受一些阴谋家的欢迎。

    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浸湿的历史纸张层层覆盖,使得生命困顿枯萎;翻开历史书,只看得到一张一张略似人脸的纸张,且层层相粘,变得确如一团浆糊。倘若哪个有心人立大志欲勘破一些真面目,他必然发现撕得一层又是一层还有一层,撕到最后已是血肉模糊,分不得什么真脸假脸。

    《野史记》就是要在这些湿乎乎粘兮兮厚陀陀的把人憋死的历史纸张上挖出两个小孔,让曾经的鲜活生命能再透口气出来,扑哧一下。历史的廓清,将那些憋死人的纸张一扫而空可能需要更持久和更固执的努力,但是我们可做得是先挖它几个窟窿,我们可观的是透过那些小孔觅一些活人的信息。

    以上所言血腥生猛,其实,《野史记》最初的名字叫做《夕花朝拾》,我更喜欢本来的名字。而且集中文章虽抱史家之心,但下笔从容,可作《世说新语》观,只不过时移世易,魏晋演成了晚清——乱世最可显性情。康有为、蔡元培、汪精卫、袁世凯、孙中山、宋教仁、黄兴、张恨水、傅斯年、闻一多、冰心……这帮人都哪儿跟哪儿啊?高芾却把他们的野闻逸史踢了个底儿朝天。高芾自有气度,笔下的野史在散落中透射着一种情怀,在调侃中让人内心一惊,在名人名士的日常茶饭中静观着世事的荣辱变迁。他就这样在事过境迁的如梦人世中,摸索着生命曾经暗暗跳动的微痕。

    《野史记》就是这样一本有趣而惹人回味的散书,无需正襟危坐地顶礼膜拜,在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时刻,随手翻阅,与古人神游,与作者猜谜。真真是野老苍颜一笑温,毕竟事如春梦却有痕。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