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芾的野史记

 
 
 

日志

 
 

评论二:掌故的第N种写法  

2005-11-23 08:1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是一个“史”学相当发达的国度,这一点,看各代的在朝在野者为我们留下的无数史书便不难明白。这不,又出来一本,其名曰《野史记》。书名是秉承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传统,目的也许在吸引眼球。至于是野的“史记”还是“野史”之记,就只有看过方知了。不为这书名吓倒的读者,会发现此书其实“好读好玩”。这本副标题为“传说中的近代中国”的书,原来是本掌故集,内中所有,无非是关乎近现代中国的往事点滴。

然而掌故大家都写,巧妙各有不同。同样是巧克力,我的一位老师是只喜欢吃瑞典所产的。瑞典巧克力和国产巧克力的差别,稍稍有点口味的人都不难辨别,因此,我老师的嗜好也就不难获得他人之理解;同样,一个故事,经过不同的笔写出来,其效果相差之大,也往往出乎我们的意外。这个看似简单的道理,却是要经过大量的阅读,才能让人死心塌地相信之,牢记之,并奉之为阅读准则之一。

掌故是古已有之的东西,亲身经历大小事件,因而有幸成为历史舞台上的一员的人是幸运的。当大幕谢下许久之后,也许主角配角都已辞世,那么,即使是当初跑龙套的人也具备了权威的地位,他们所写的掌故,文笔佳的,读来自然是赏心悦目;即使枯燥无味的,也自有历史学家及大小研究者者奉为珍贵史料,细加分析,再传与后人。身为掌故写手,他们大概是上天眷顾的族群。

生在当代的人却没有这种幸运,既然所写不具备权威性,要读者买帐,写法自然重要起来。《野史记》因具备了“好读好玩”的品质,在各类掌故书籍中,也就有了一席之地。作者仿佛是熟读了各类掌故,读到兴致高时,自己也想试试手,于是把读来的故事换了一种说法与别人分享,再次出现的故事,便成了我们面前这本书。

然而不要小看了这“换种写法”,如何在浩如烟海的史料中挑出有趣的部分,或者是把原本枯燥的历史说出趣味来,所靠无非是“见识”和“笔法”,这里且谈笔法。作者高芾,是有心在掌故的写法上做点试验的人,因此《野史记》中的掌故,即使性质相近,写法也大不相同。《警察故事》用巡警口吻,带出的却是恐怕早已被人遗忘的清末报人彭翼仲;《那个逃席的人》写的是一处已经沦为杂货铺的松筠庵旧址,这个杂货铺中曾发生的故事却让我们对历史的偶然有了另一种认识;也不妨读读《民国催债第一高手》,一尊一卑两个人物的对话或许与历史相差甚远,却也能让在各类宏大叙事面前诚惶诚恐已久的你我会心一笑。

既是试验,自然也有生硬或不甚成功的产物,然而喜欢尝新的人应该可以忍受这一点失望。作者在后记中称自己总掌握不好“两种笔墨”,再加上写作时间的不同,似也影响到全书的不均衡,有些篇章学术味明显偏重,有些又似乎更追求阅读的趣味,这势必影响到全书给人的总体印象。

在怀旧成为流行的时代,掌故也有了挤入阅读时尚圈的可能。也许对隐私的了解欲望是人类与生俱来的东西,掌故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我们在窥探历史,总希望能发现一些新鲜东西,或者至少换一种眼光看历史。然而刺探得来的故事,以《野史记》的方式呈现在读者面前,最终是被人拿来当八卦流传呢?还是能如很看得起“野史”的鲁迅那样,透过它们展示那些被涂抹过的历史的真相?留给你自己去感受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